首页 让了你我真的不舍 下章
第01章
 “…梁梨夜!”护士佩云不耐烦地叫着已重复了三遍的名字,怎么会有人听了自己的名字也不会回答?如果今天诊所不是只开半天,她也不会那么忙。但是,为了柯医生,算了。她想清楚后,就以平时惯用的和蔼声音说“我再重复最后一次,梁梨夜小姐。如果再没有人回应,我会叫下一个名字。请大家谅解,我们今天只经营半天。梁梨夜…”

 “啊!是!我是梁梨夜,对不起。”梨夜尴尬地起身,走进护士指着的右手边房间,她不好意思地向那非常可爱的护士说声抱歉。其实,她是还在犹豫该不该来做检查,而没有注意自己被叫的名字。感觉到下体又再,该不会是发炎吧?她忙加快脚步──

 “你快进去吧!”佩云维持着笑容,指着右手边的门,对眼前的女人说道。

 “谢谢。”梨夜尴尬地点头,打开木门,走进去。

 她看到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坐在医生的位子。她看不清楚他的脸,因为除了黑框的眼镜外,他鼻子以下都被白的口罩盖住了。这让她想到了电视剧里看到的手术室医生,这让她不有种想逃开的想法,但下体的难受令她乖乖地坐下。

 眼前的男医生他还低着头,看着手上的文件,应该是她的历表。她无法看清楚他的长相与年龄,但从他外表上,她可以感觉到他很高大,而且他的鼻子好,而且,眉好浓密,就像外国人那样。

 突然,私处再次发。她微微张开腿,试着让凉风进入‮腿双‬间──“梁小姐,你是有什么不舒服吗?”看着她所填写的资料,他无法看出她哪里不对。她会是那种对他有兴趣,而以假病为名来勾引他的女子吗?

 他抬头一看,很快地打消那种念头。

 她绝对不是。

 她没有那种能引男人的本钱,而且从她的外表看来,他可以感觉到她真的很不舒服。

 是她看错了吗?她看见了他的绿眼睛──

 发现绿眼正望着她,她不自在地开口“请问…还有别个医生吗?”

 或许她古板,或许她保守,她还是实在无法无法接受自己的私处被男人所看。

 “你不意我?你甚至还没说出你哪里不舒服。”他以为每个女人,即使是女病人,都很高兴见到他。

 其实这是私人诊所,他是院长,也是唯一的医生,至于护士也只有佩云和站在收银钱的诗榕。

 犹豫他出的外表,常会有年轻小女孩到上了年纪的已婚妇女都会因为看了他后,就三番四次地装病来这里。因此,他才会又带眼镜和口罩的。

 他是个向来不喜让女人纠自己的,但这个眼前的女人明显地想要他以外的医生,却令他心里一阵不

 “我…我不是不意你,只是…只是我的病,很难…说出口。”她现在的状况实在不适合面对个一个男医生,尤其是还是还是个有着绿眼的医生混血儿医生。

 其实,她是第一次来这间小诊所,她本是带着随便给个不认识的医生看看,如果严重,再到医院或专科去的。但是,现在想到被男人看自己的私处,她就有点不自在。

 “既然来了,就试试看。”他很惊讶现在还有会脸红的女子。看着她脸红的吐吐模样,他不放柔声音问“你哪里不舒服?”

 “我…我那里很。”她无法忍受像似蚂蚁般爬行的,决定不管尴尬地开口。

 “哪里?”他发现自己竟然很喜看她脸红的样子。

 “嗯,那里。”她不敢看他,小声说道“‮腿双‬间。”

 “好吧!”他决定放弃逗她“躺在那。”

 她站起身,走到她身后的躺下。感觉到他的靠近,她发现更了。

 “放轻松。”他职业地安抚。发现她果真就照他所说的躺着,合衣躺着,奇怪的,他竟然不想开口叫她下遮盖物。他拉高她的短裙,隔着内轻按她略的女,问“这里吗?”

 “对…”她闭着眼睛舒服地回答,感觉到他的手指在她裂口处的左右上下地摩擦令她舒服不少。他似乎知道她的处──感觉手指尖的润和看到她脸上的表情,再听见她发出的娇声。他发现一向对病人没有感觉和没有情的他,此刻竟然会起。

 他发快地拉开手指,以他不习惯的沙哑声音再次安抚“放轻松。”他手指微颤地拉下她的,发现她的私处非常红肿。犹豫是否该用扩器进一步检查,但感觉到她不自在的抖动,他竟然不不忍心对她使用常被女人抱怨的器具。他试着以专业的医生口吻说“你过于剧烈,需要节制一下。”

 “我还…没过男朋友。”她张开眼睛,坐直身体不好意思地承认。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想他误会她是那种女子。

 “没过男朋友?”本来已打算转身走回桌边的他,吃惊地转回身,不相信地看着脸红的她。

 “我…我…可能是…可能是自过度…”她拉回裙子,低下头,只好说出关键原因。

 “自?”

 “嗯,我…我快三十二了,但是从没过男朋友,我自…呃,几年前,我就发现自己的望…呃,很强。有时我明明没有去想,但那里也会自己了…”天!她竟然一口气对他说了她的秘密!

 “你…你那儿是红肿了,可能是你自的方法不对。”他试着尽责地回答,但脑海里却是想着自的她的模样…自吗?还是‮女处‬?三十二岁的‮女处‬?他不专业地提议“也许如果你和男人做过后,就不会那么了。你很久了?”

 “没有,大概只有两个月,快三个月…医生,你是说和男人做过后,就会好了?”

 她还怕得了什么书上看到的花柳症、病之类的,还好…既然是小事,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至于男人嘛?应该很难找到要她这种身材的男人,更何况她又不美…算了!既然不是大事,当真的需要时,还是自吧!

 “大致上是如此。其实不是很严重,多喝水,吃水果。”说着,他低头皱眉,有点惊讶自己没经过思考的提议。抬头发现眼前女人似乎已准备随时离开,心里突然因为被忽略而不舒服,他提高声量“护垫、卫生棉也不要放太久。还有,注意卫生。”

 “是。医生。”

 “好。一个月后,你再来看看。”和她开心的回应相较下,他口越来越闷。

 “好吧!”刚才给他一止,现在的确感觉好多了,她开心地站起身“还需要拿药吗?”

 “不必了。一个月后见。”

 “谢谢你,医生。”她本来走向门口的身子突然停住,不确定地问“医生,你不会告诉任何人吧?”

 “我应该不认识你的朋友。”他笑着摇头。

 “好吧!谢谢。”她终于放心地走出去。对啊!他们两人又不认识,而且医生通常都会帮病人保守秘密的,她怎么会问他那么奇怪的问题?嗯,可能是他不像通常的医生,他是有着绿眼的医生。

 啊!他说不认识她的朋友,如果认识呢?嗯,不会的。但,还是不放心。

 嗯,还是下个月要他再保证好了。

 ----

 “梨夜,你怎么那么晚才到?”书雅一看到好友走进餐厅,忍不住站起来招手“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没有啦!我都说会来的。来看你这大小姐的梦中情人,我哪敢不来?”梨夜笑着坐下,她不明白为什么美丽的好友从不在乎别人看法的大喊,她就不能,她太在乎别人的眼光了。“他还没来吗?”

 “没有。就快到了。我多怕你比他还迟。”书雅解释“我是叫羽帆帮我的,不知道成不成功。”

 “到底是谁你这么紧张?”书雅比她还小七岁,但是由于书雅的外表和开朗的格,她才过了四分之一的世纪却已经过许多数不清的男朋友。每一次书雅都是带着玩笑的态度;只有这一次,她看来非常在意。这令她难免会对那不曾见过面的男子充好奇心,梨夜忍不住问“他真的那么特别?”

 “这次这个不同,他外形超的!他和羽帆一样,是模特儿,虽然不是很出名,但是长得真的很好看。”

 “喂,小姐,你不是一向最受不了我爱看帅哥的吗?”揶揄了好友,发现站在旁边的侍者,梨夜礼貌地笑着可爱的女侍应说“给我杯dream lover,谢谢。”

 “真受不了你!小姐,你来Devine都几次了?怎么每一次都是喝这个?又不是怎么好喝。”书雅摇头“算了,小姐,等一下他来时,你要表现是你喜他,然后…”

 “等一下!怎么是我对他有兴趣?我又没有看过他…”梨夜一听,忍不住睁大她那不大的双眼皮凤眼,非常在意地问“你不是这样对羽帆说吧?”

 “当然是。还有,小姐,你知道什么是假装吗?其实也不用假装啦,你看到他也会爱上他的,但是他会是我的。”书雅感的笑容“我只要用点伎俩,他一定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书雅,你怎么还是那样?你不可以一直当爱情是游戏。”她还以为书雅这一次是认真的“爱,应该是一生只有一次,应该是认真、诚挚的…”

 “爱一生只有一次?”低沈的声音打断了梨夜的分析与说教。

 “亨特!你来了。”书雅一脸兴奋地看着眼前的男子“你快坐下。”

 “你是林小姐?很高兴认识你。”他对书雅伸出右手“对不起,正好遇到车时间。”

 “不要紧。我们刚到。”书雅笑着握住他的手“你叫我书雅就好,我也叫你亨特,好吗?”书雅在他点头后,笑着介绍身边的好友“这是梁梨夜。”

 “这就是梁小姐?”他礼貌地转向右手边称不上起眼的女子。

 “你好。”天!眼前好看的男子一定是听说她喜他什么的。梨夜有点不好意思地打招呼“很高兴认识你。”

 “你好。”他伸出右手,很惊讶这个脸红的女子竟然是那个他听说非常喜他、恋他的女子,他忍不住逗说“你不和我握手吗?”

 “噢!对不起。”梨夜忙伸出手,握着他的大手。他的手好大,他正笑着看着她。

 天!他看来好完美。

 浓密的眉,大大的眼睛,高的鼻子和丰润美丽的嘴,他的五官简直无法挑剔。尤其是他带笑的双眼皮眼睛,好像太过亲昵的感觉,令她以为她自己是他感兴趣的对象似的。

 “亨特,你别吓坏她,她很害羞的,如果不是今天我代她约你出来,她一定还在偷偷喜你而不敢行动。”

 “我偷偷喜…?”梨夜的惊讶因想起刚才书雅要她表现喜她的梦中情人而明白,原来这就是书雅的伎俩,她在利用自己来和眼前的男子约会。

 她不明白,书雅这么美、这么好看,为什么还要利用她。

 “我听书雅说你没过男朋友,是真的吗?是因为,你认为爱只有一次?”

 “我…”梨夜有点尴尬,原来他刚才听到了她们的谈话。

 “亨特,你呢?你现在也没有女朋友吧?”

 “没有。”他转过头,看着这美丽的女人,问“你呢?”

 “我?我现在没有。怎么?你要介绍?”

 “这要看你的要求。”

 天!听着他们一唱一和,梨夜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她要在这里。

 她一从诊所出来,就赶紧赶来这里,她依稀能感觉到双脚间的粘,她不自在地微打开双脚,却不小心碰到亨特的右脚。她赶紧关回脚。她庆幸他没有发现她的尴尬。

 他的脚还真长。她看着他拿着桌上杯子的手指,他的手指也好长。看着,她发现自己竟然幻想成如果是他的手在摸她,如果是他的脚关着她的身体──天!她的呼不能克制地急促加快──

 “你没事吧?”

 “呃?”梨夜发现他正看着她问,天!他不会是知道她在想什么吧?她紧张地以舌头润干燥的上──“亨特,你别惊讶。梨夜常常这么自己一个人静静地不出声,这是小说家的作风,她没事。”

 “我没事。”梨夜点头符合,她不敢抬头看他们。

 “你写小说?”

 “她是写爱情小说的。”书雅有点不高兴这眼前的男子一直对相貌平凡不特出、身材肥胖臃肿的梨夜感兴趣。

 她本来是以为利用梨夜来约亨特,会让他做了比较后,就会很容易能掌握他的心,但想不到他会是异数,他竟然会出乎意料。

 他难道是故意的?以他比她大四岁的年龄,他的手段应该不比她差。

 唉,她怎么没想到一山还有一山高?他该不会是早看出她的伎俩了,才故意不理睬她地故意对梨夜表现兴趣来刺她?

 “爱情小说?” t。8xIaNxs.coM
上章 让了你我真的不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