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让了你我真的不舍 下章
第03章
 “等等。你在说什么?”梨夜不相信地问叫亨特的英俊男子,长得好看就可以作人吗?叫她拍照?和他?不可能!“你不会是要我和你拍照吧?”

 “林海,去准备!也打电话叫那模特儿都不必来了。”

 “是。小少爷。”林海看小少爷一脸认真,他只好点头“小姐,我们就先…”

 “我不要。你们先说清楚。”她怎么能当模特儿?虽然是有句谚语:无鱼虾也好。但是,就她?太夸张了吧?

 “这次拍的是男人衣服。其实,女模特儿不是重点,只是衬托。”林海只好开口对清纯得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好心小姐解释。

 “衬托?”

 “是的,就是这样才没有模特儿要来。她们…”

 “怎么样?”他不耐烦地打断已经接近六十岁、开始习惯唠叨的林海,他对现在本看不出美感的女子开口“别担心,即使你再肥、再不美,也有孕妇装给你穿,也有化妆师会帮你化妆整容。”

 “你…”他说话怎么这样!“你如果是要我的帮忙,就请你礼貌点。”

 “是吗?我不礼貌?”他忍不住大笑,他可以看出她的让步“林海,你说看看,她是不是对我有偏见?我今天才认识她,她却一直在批评我。说我不专业、不礼貌、幼稚、不守信用…”

 “天!我答应就是了。”她有点尴尬他会在长辈面前爆出她刚才骂他的话,她忍不住喊住他。“你别再说话了,你说话比我还没经过大脑。”

 “你说话没经过大脑吗?”他看着她脸红,之前不的不快顿时消失,忍不住,问“谁说的?”

 “好了,我要去准备了。”不想回答,她转开话题。

 “林海。”发现她不自在,他又再不忍心逗她了。

 “是。我们先出去了。”知道小少爷的意思的林海点头,转向站在一旁的可爱小姐“小姐,请你和我一起走吧!”

 “好。”想想,反正她也没有损失,而且还可以有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上杂志,她又何必反对呢?她这种身材的人,还能当模特儿?这是她想也不敢想的事。如果她真的不适合,反正到时候就会被摄影师叫下来的。试试,又何妨?

 ----

 “这衣服…”梨夜皱眉看着镜子里的女子,暗红的低礼服,出了她的沟,她还可以看出她的头贴着这件丝织礼服的形状,想到后面还是整片空白到股的剪裁,与被不可穿内衣,她就忍不住颤抖。“不,天!这个…这实在太暴了。”

 “没有别的适合你了。你的这种身材…”

 “加里,拜托。”Ken喊住口无遮掩的另一位服装师“你别怪他,他向来心直口快的。”

 “不要紧。”梨夜尴尬地笑说,心直口快?这个叫Ken的男子却不知道他才是那个心直口快的人。苦笑承认“我的确是肥。”

 “对不起。”加里听了她的坦白后,有点歉疚“不过,你要接受这种衣服,因为只有这种衣服才不会让人注意你的肥,而注意你的这里。”他说着就用手摸着她的脯,即使只对男人有兴趣的他也忍不住想摸摸看(嗯,至少证实了这件衣服成功地转移了人们发现她肥胖的注意力。),如此可见,其他的男人一定会更无法忍受地想摸摸看那个贴紧着布料的小山丘。嗯,这至少可以令人不去注意她的其他肥

 “你…别摸。”她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耳朵和脸颊开始冒热。虽然刚才已经知道加里他是同恋,但是他毕竟是男人,刚才被他和Ken看见她的身材是一件事,被他摸,又是不一样的感觉。毕竟,她那里还没被男人摸过的…“好了。加里,你别逗她了!化妆师过来!”Ken笑着转身大喊,当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走进来后,他开口“Tom,她不需要换衣服,所以就依这件衣服来化就好。”

 “放心给我啦!”约五分钟后,Tom意点头“好了。”

 “嗯,很不错。”看着眼前的女人,Ken忍不住点头,虽然只是化着她丰润的嘴和凤眼,没有腮红(因为她已经脸红得不需要),但是,整体而言,真的不错。声音不自在地变哑,承认“很好看。”

 “可是,我觉得不大好。”镜子里的她真的是不一样,但是,她还是觉得很肥。

 “好了吗?”林海敲门问“小少爷催了。”

 “好了,但是…”Ken不确定地迟疑。

 “林先生,我不要了…”梨夜抓紧机会反对。

 “很不错,快出来。小少爷等了。”林海为了不让自己心软,只好赶紧使劲把她拉出来,不想听好心小姐说出让自己心软的借口,他快步把她带到小少爷身边。“好了,小少爷。”

 “嗯。虽然不是很理想,至少不是孕妇装。”在被冒火的眼睛怒瞪下,他笑着接下去“既然你是这里唯一的女人,就麻烦你了。”

 “我可以不是这里唯一的女人,如果你愿意再等看看的话。”他难听的话令她忘了尴尬而怒视他。

 “可惜我不愿意等。”他翘起嘴角笑,然后转身对摄影师说“开始吧!”

 “好!开始。”摄影师大声一喊,全场突然一片寂静。

 亨特把站得非常不自在的女子拉到他怀里,让她背靠在他身前,轻声说“别紧张,放轻松。”

 “我哪有紧张?”她试着不去在意他环在她脯下的左手,也像他一样地低声音问“你必须要这样吗?”

 “怎样?”他以右手拉起她微红的脸面对他“你不会是没有被男人抱过吧?”

 “我…谁说的?”她睁大眼睛,说谎反驳“我几岁了,怎么可能没被男人抱过?”

 “那你被多少男人抱过?”他冷笑,问。他放开在她脸上的手,右手向下来到她因肥而突出的小腹,然后再以左手把她的下身往后推向他“请问谁是你的男人?不会是你小说里的男主角吧?”

 “你…别这样。”当他捏着她的肚子的肥时,她觉得非常羞,但身后的柠檬香味,令她忘了尴尬地静静闭上眼睛气。

 她第一次知道男人也有香味。

 “好了!亨特,你可以换下一套衣服。”

 摄影师突然的宣布令他即刻放开了她,也令她松下了口气。

 “怎么样?亨特很有魅力吧?”加里拉直眼前女子的衣服,当眼前的女人不再出太多脯后,他意地点头“梨夜,你要清醒点。别被偷了心噢!”

 “你想太多了。”梨夜扫开他还放在她口的手“你真的是同恋?”

 她的话令全场大笑。直到亨特换好衣服出来了,他们才制止了笑声。

 ----

 梨夜好奇地转头看着驾车的他,从他的冷漠脸上,她看不出他的任何表情。除了冷漠,还是冷漠。

 他真的没有受影响?难道是她太感了?但是,刚才在他们拍最后一套衣服时,她真的确实感觉到他的男望正紧紧地贴着她。

 她可以偷偷把它视为他的身体对她有感觉吗?她,还是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也能挑起男人的望。

 “你看了我很久。什么事?”

 “没什么。你好看,当然看着你。”她不好意思地别开脸,看向前方,开玩笑地回答。

 “你好像和他们相处得不错。”还是忍不住,他皱眉,开口。其实,他真的非常好奇,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们在我换第二套衣服出来前,笑得很大声。”

 “没什么。”她忍不住笑说“只是,我好像问了很幼稚的问题。”

 “什么问题?”

 “我问加里他是不是同恋。”扁嘴,眉头锁紧。“不过,我还是不觉得这问题好笑。”

 “非常可笑的问题。加里的同恋是没有人会怀疑的。”他摇头“你怎么会这样问?”

 “因为…没有。”

 “说吧!一定有什么原因吧?”

 “没什么。我只是发现他好喜摸我的…”想了想,她决定提先警告“我说了你不准笑。”

 “说吧!你很长气。”

 “他…好像喜摸我这里。”她不敢看他,只是摸着自己的房回答。

 “哪里?”

 “这里。”她再次摸。还是没有看他。

 “这里?”他突然用手摸着问。

 “喂!你怎么摸?”她惊讶地捉着他按在她房的左手。

 “我刚才都摸遍你了。你现在害羞什么?”他用力捏着她的右房,笑着说“很好捏。喜摸有什么不对?”

 “你有问题。”她微着气,他在挑逗她吗?她发现她‮腿双‬间的竟然微缩。她润,按着他动的左手“你别这样…”

 “你常这样摸你自己吗?”

 他感的男声令她闭上眼睛。感觉到他的另一只手也摸着她的另一边房时,她才惊讶地张开眼睛“你不必开车吗?”

 “你说呢?”他发现这个女人出了笨,还很糊,竟然没发现他早已停下车子。他的右手往下摸,直到来到她的三角地带。他拉起她的裙子,以中指隔着她的内,摸着她有点润的微凹口。听着她急促的呼,他以自己也没发现到的沙哑声音问“你一直都这么吗?你也常摸这里吗?”

 “别…别这样…”她轻推开他推不开的身体,她知道这是不对的。她知道该用力推开他,但是他这么完美的男人竟然在摸她!这个男人他竟然在摸她这个没有身材和外貌的女子。她是不是该好好珍惜这机会?而且那个医生不是说该找个男人吗?

 而且,想到书雅喜的男人竟然在摸她,这个夹着背叛与内疚的刺感,令她难受地动着身体。不知该拒绝,还是…“你真的很感。”他从内探进她润收缩的口,伸出一只手指,在口慢慢地移动。

 “不…不要这样。”她抓住他的手制止他的举动,有点惊讶他的大胆和自在,着气问“你怎么可以这样?”

 “为什么不可以?”他冷笑,不被影响地继续移动手指,感到里边越来越,他歪起嘴角,以嘲的语气问“你没有男朋友,不是吗?”

 “我是没有。但是,你也不能这样对我。好像我是…很随便的女人。”她按住他的右手,有点害羞于下体突然出来的体。

 “我知道你不是。”

 “我们才认识…”而且,她还爱着羽帆,不是吗?但,为什么对于这个一直作她、说话对她不礼貌的男人,她却有点心动的感觉?甚至,还不讨厌他的触摸。甚至可说是,渴望着他的爱抚。

 “我只是要你,我以为你也要我。”他突然生气自己竟然对才第一天见面的女子有如此急切的望,他猛然收回右手。“你不要就算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听到急切自己的否认回答,她尴尬地解释“我是说,我想不到你会要我。”

 “男人要女人很简单。”

 “你真的要我?”虽然知道该拒绝,但是当他把她的手按住他的子前方。她忍不住惊叹“天!好…大…”

 “你害怕吗?”他看着呼急促的她问。在她摇头后,他松口气,他讶异发现自己刚才一直闭着气。他把她从座位拉起,把她放在他的身上,再把他的座位往下睡。他急促地把她的衣服往上,然后再抬起她的身体,拉下她的裙子。他气地看着她的内衣和内“以后不准穿内衣。”

 “以后?”他们还有以后?她有点吃惊,也有点高兴。但她也有点担心他看到她身材后的反应,害怕他的临时反悔。“我…我很肥…”

 他没有回答。只是快速下她的内衣,再撤下她的内。现在她赤的坐在他脚上,他发现自己已经硬得不像平常的他。早一看见她,他就…他知道已经无法忍受了,他必须进入她、必须感觉她深深地含住他膨得发疼的望──感到双推荐越来越硬的物体,她紧张地解开他的衣服纽扣,想让他也像她一样地赤

 “天!”他按住她的双手“别动。”他第一次发现到自己不是像他每个女伴所说的那么冷静、老练,感到她动的刺,他觉得自己快爆发了。他急促地伸手摸着她的深,在发现那里竟然已经准备好而润非常时,他急切地开口“听好,我现在就要进入你这里,你可以接受吗?” t$8xIaNXS*CoM
上章 让了你我真的不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