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让了你我真的不舍 下章
第04章
 “可以。”天!他的轻探令她忍不住收紧双手,捉住他的肩膀。她用力点头。“我已经准备好了。”

 “很好。”他意地解开他的子,然后拉下她的身体,把他已经待发的坚硬向上进她的‮腿双‬间,却在听见她大声喊叫时使尽全力停住“对不起,第一次是比较痛…”

 “好痛!”她难过地咬住他的肩膀,摇头哭喊“你太大了,我不要了…!放开我…”

 “该死!你如果真的不要…”他咬着牙接下去“你该死地就不要给我动!”她跟本在刺他──

 “我…”在她想反驳时,她感觉到她的下体竟然不能控制地住他的硬,她呻“你…我…你要温…柔点…”

 “该死的女人。”他诅咒。这么的表情说着小女孩的话,他本无法控制地更为大。

 这个在爱上还能表现得如此单纯、没任何虚假的女人,他还是第一次看见。他发现因为这个认知,他的下身更为疼痛了。接近疯狂失控地,他把她放回她的座位上,再到她身上形成他在上、她在下地在她体内猛力冲刺──直到她哭着要求他停止了,他还是无发控制地继续。第一次他失控得无法顾及女人的想法,更和况这女人还是‮女处‬!该死的‮女处‬!她本是女妖。

 该死!

 他发现自己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又要她,他才刚在她体内

 他诅咒。再次无法不在乎她的哀求地疯狂冲刺──

 ----

 “痛吗?”他低头问着皱着眉头的女人。

 “有一点。”天!他竟然要了她两次,现在他还在她里面。想到他在她体内出了两次粘粘的体,他足的的脸令她觉得他真的要自己的。想着,她的下体忍不住收缩,无法克制地紧紧着他大的望。刺的麻酥感令她忍不住伸出舌头,轻他的耳朵,然后小声承认“但是,真的好!”

 “该死的女人。”他诅咒,不能克制地再次动──

 ----

 该死的男人!看着已走远的车子,她忍不住学他诅咒。

 他竟然开口要她避孕?想到她就生气。

 当他最后一次在她体内失控大喊后,他诅咒“听好。我已经对你出了三次,你明天必许去医院拿避孕药,知道吗?”

 她一听,就生气地推开他,然后要他马上送她回家。她真怕如果她还听下去,她会动手打他。

 她现在还不了解自己怎么会和他做那种事。难道就因为害怕变成老‮女处‬?还是因为他是唯一要她的男人?还是因为他好看而情不自

 天!她怎么会那样?她不是还爱着羽帆吗?但她在那一刻,真的忘了何羽帆这个人。怎么会那样?

 “姐?这么晚才回来?”

 “梨星?你不也是这么晚。”梨夜转身一看是妹妹,送了口气,回答。

 幸好不是爸爸和妈吗,不然还得解释。

 “我和老公出去,不一样。”

 “老公?”听着妹妹称呼上星期才和她注册的男友为老公,她笑着纠正“你们只是注册,还没有举行婚礼。”

 “都一样。姐,你别这么古板啦!”梨星笑着摇头,打开门“姐,进来吧!这么晚了,比说教了。”

 ----

 “什么?你去当模特儿?”隔天一早,由于是星期天,梁家全部成员都在。当被问及梨夜昨晚的晚归时,他们一听到梨夜的答案,都不相信地大喊。

 “只是衬托。”梨夜解释“要拍的是男模特儿,所以没有女模特儿愿意去,而我刚好在那里,就被选中了。”

 “你的身材…”梨不相信地看着大姐“如果是二姐,我还比较相信。但是,大姐你…”“梨,别太过分。”梨夜忍不住怒斥弟弟。

 “好了,别吵了!你真的做了模特儿?”

 “是的,妈妈。”梨夜笑着回答“不过,你们到时候看到时,千万别吃惊。”

 “为什么?”梨星问“很肥?很难看?”

 “是,不过,也很暴。”梨夜忍不住先提醒,她很怕到时候古板的爸爸无法接受。

 “暴也不要紧,有得做模特儿就好,是不是,阿元?”

 “秀,你就是会宠坏孩子。暴?”梁爸爸叹气“算了,拍了就算了。”

 “爸爸真好。”梨夜虽然嘴上称赞着爸爸,却感地对善解人意的妈妈眨着眼睛笑。

 ----

 “嗨!好久不见。”

 “亨特,你怎么会在这里?”书雅兴奋地大喊。自从上星期托羽帆和亨特见面后,她就没有再看见他。

 “喂,你没看到我吗?”何羽帆,也就是林书雅的表哥,忍不住大声开口问着明显忽略他的表妹。

 “我怎么会没看见你?”书雅笑着回答“怎么?你和亨特来这里有事?”

 “我和亨特等一下要去北海拍照,就先来这里喝咖啡。”羽帆看着空着的两张椅子“我们可以坐下吧?”

 “坐吧!”书雅点头。待羽帆和亨特各自坐在她和梨夜左右手边后,她问“我和梨夜等一下没有事,我们可以去参观吗?”

 “参观?”羽帆挑起一边眉,转向梨夜,问“你要看我们拍照?”

 “我等一下…”一听好友口中的‘我们’她马上开口拒绝,却被打断。

 “不只是我。梨夜也要看亨特。”书雅急切地问对面的好友“梨夜,是不是?”

 “呃,是。”不想令书雅无法下台,她婉转地回答。“虽然,我是真的很想去,但是,我还有其他事,恐怕不能去了。”

 天!她才不要再和那种人有瓜葛。想到那天自己竟然和他那样…天!她想到就觉得尴尬。

 “是吗?有什么事?你刚才告诉我你很得空,会陪我一整天。”

 “我是…那是…”天!书雅就不能放过她吗?这样,她如何下台?

 “梨夜,一起去吧!”羽帆看得出是表妹在利用她的好友而接近亨特。自上星期书雅说是梨夜喜亨特,要他帮忙约亨特时,他就发现了。因为他知道梁梨夜不可能喜上别人。她喜的是自己,这个,他非常肯定。“拍完照,晚上我请吃饭。怎么样?”

 “可是我…”她是很想和羽帆一起吃晚饭,但是想到亨特,她就很不自在。

 “别可是了,就这样决定。”书雅开心地笑着宣布。

 “书雅,你至少尊重一下梨夜。”羽帆笑着摇头,但不想令他疼爱的表妹失望,他只好问身边的女子“梨夜,我们上次不是说要去吃韩国餐吗?就今晚,怎么样?”

 “好。”她点头。她还是无法拒绝何羽帆。他并不是长得特别好看,他只可以说是好看。棕的大眼和亨特一样大,但是却不比亨特能引人们的目光。可是,她就是喜看他的眼睛,尤其是他的眼睛常常会笑,而且会很温柔地看着她。

 “亨特,你那天拍照拍得如何?”书雅试着和没有出声的亨特说话。

 “不错。多亏了她的帮忙,很成功。”亨特看着一直回避他视线的女子,一副认真礼貌地回答。

 “梨夜?”书雅不相信地提高声音问。

 “那天…那天女模特儿没有去…”天!她到底在紧张什么?是因为书雅的疑问?还是因为听见他那么自在地说出那天的拍摄?还是因为‘那天’这个感的字眼?

 “然后?你…帮忙?”书雅皱眉,无法理解地问“梨夜,你帮了什么忙?”

 “天!你就是那个DCT现在正在讨论的临时女模特儿?那是你?”羽帆惊讶地看着梨夜“我今天有看到了照片,真的很…拍得真的不错。那个女人真的是你?我还真的认不出来。”

 “不会很难看吧?”她有点害怕地征求羽帆的意见。

 “不会。很好看。是不是?亨特?”

 “真的吗?我也想看看。”书雅抢在亨特回应前,皱眉,口气有着无法掩饰的不,说道“梨夜,你做了模特儿,这件事你应该告诉我的。”

 “对不起,我没想到…”

 “天!我还是不大能相信那是你。”羽帆笑着像往常一样亲密地拍拍梨夜的脸颊“拍得很好看。如果你看了照片,也会那么觉得。”

 “我还没看到。不知道会不会登出来…”

 “当然会。好像是要在下星期三的DCT杂志登出来。”羽帆想到照片里的妖女人,她竟然和这个眼前脸上没有任何化妆品的女人是同一个,他就无法置信。而且那感的衣着打扮…太惊讶了!他好像才第一次看到梨夜似的,认真地盯着她,突然不愿移开在她脸上的手“梨夜,你真是多变天使。”

 “才没有。我才不是什么天使。”她不好意思地地下头,不敢回应羽帆的眼光,第一次,她发现羽帆看她的眼光不一样。

 “天!羽帆。拜托,你认识梨夜有五年了。别现在才说这么奇怪暧昧的话。”

 “认识五年?”

 “是的。”书雅笑着对亨特解释“那时侯,我们三个就是在这间咖啡厅认识的。梨夜当时就坐在这里,我和羽帆进来,而刚好又没有位子坐,我们只好坐跟梨夜一起。就这样公用着一张桌子开始,我们就那样认识了。”

 “就这么成了五年的朋友?”眉头无法松开地开口问。

 “是啊!很奇妙吧?虽然梨夜大我七岁,但我们都没有代沟。”书雅出抚媚的笑容,问“亨特,你知道梨夜下个星期就三十二岁了吗?”

 “你们要在这里讨论我的年龄吗?”看着被问话的男人不答,反而若有所思地微笑,梨夜不自在地问道。

 “其实,梨夜的单纯实在让人看不出她的真实年龄。”羽帆知道梨夜一直在意自己比他们大。心疼地,摸着她脸上的手,改握住了她握拳的两手。“她那时侯和现在很像,还是那么地害羞。”

 “我哪有?你常说我一直不知害羞地看着帅哥。”梨夜一听,抬头看着羽帆否认,却看到他在笑。心口一紧,害羞地笑问“你又在逗我了?”

 “你别管他们,当他们透明好了。”书雅发现亨特的视线无法离开梨夜,忍不住加上一句“梨夜就是喜看帅哥。”

 “好了,我们该走了。今天亨特做司机。”羽帆打断正要反驳的梨夜“现在就一起走吧?”

 ----

 “他们说…女模特儿还是不要来。”本来愁眉苦脸的林海,一看见进来的四人,逐渐出笑脸“你今天带了两位小姐?那我们要继续拍吗?”

 “当然继续。我说了,我没有这么多时间空来拍。今天就拍完它。”

 “我去告诉李贺。”林海兴奋地走出这小房间,他本来以为模特儿再次失约会让他再次面对发火的小少爷,他想不到小少爷竟然带来了两位小姐。而且,这位新的小姐好美,应该和小少爷很合适。

 “继续拍?”羽帆等林海出去后,问亨特“你不会是要她们两个和我们一起拍吧?”

 “有什么不可以?上次不就是如此吗?除非她们两个不答应,不然就这样办。”

 “我当然答应。”书雅点头“只要能帮到你…们,我当然ok。”

 “我…我不要。”梨夜提起勇气,大声拒绝。

 “原因?”亨特看着低下头的人,问。

 “我不要拍,我觉得我不适合…”她很怕自己再被他引。虽然已经一星期了,但是她还是无法不去想那晚的事。

 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就算她爱的是另一个男人,她还是会在意他的。而且,她无法想像当她和他拍照时,如果像那天那样有那么多的亲密接触的话,不,她一定会被他影响的。

 “就这么决定。你们两个去换衣服、化妆吧!”

 “我们换好衣服,就会去找你们。”羽帆也因亨特的严肃而点头。

 “那好,我们出去了。”书雅拉着好友出去。“梨夜,你别这样,只是拍照。好了,现在快带路!我们要快点换衣服,别让两个帅哥等太久才好。”

 “为什么一定要我去献丑?”边走着,边抱怨。梨夜真的很不高兴,他们全都不在乎她的想法。他们三人竟然一致地忽视她的明确拒绝?“我这种身材…他们本不需要我的。有你不就可以了吗?为什么还要…”

 “梨夜,我知道你很生气,但,就当作为了我这个朋友,和我一起拍下去吧!”其实,她也知道要梨夜去当模特儿,的确会令她难堪。她同情地叹气,安慰“算了。梨夜,他们两个男的既然已经决定了,我们就不要再反对了。”

 “梨夜!你终于来了。”加里一看到走进来的梨夜就用力地热情抱住“我刚才一听林海说你来了,我就一直在等你。” T·8XIanXS。COM
上章 让了你我真的不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