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让了你我真的不舍 下章
第07章
 “你怎么说要送我?这样很尴尬。”一上车,梨夜马上说出心里的不

 “尴尬?”

 “当然。”梨夜忍不住大喊“你一个有名的模特儿,DCT的小少爷,要送我这种女子回家,不是奇怪吗?”

 “你也可以是模特儿。”

 “我不是。”梨夜反驳“我怎么都不会答应的。一定是你,对不对?不然,他们怎么会要和我签约,和书雅还有可能,和我绝对不可能。”

 “当然是我。”亨特看着因生气而脸红得象苹果的女子“我以为你应该很高兴。”

 “我为什么要高兴?这本是在羞辱我,你这么做,也是在羞辱DCT。我这种人,你要我当衬托模特儿,勉强可以。但是代言模特儿,甚至还演戏,我怎么可以?”

 “这是你和伊万一起的机会。”亨特提醒。

 “你是说…亨特,你…你不会是因为内疚和愧歉才帮我吧?”他怎么可能这么好地来帮她和羽帆制造机会吧?他难道真的不在意自己和他的那种关系?看来,只有她一个人在意。可能他是自己的第一个男人吧!

 “内疚愧歉?我为什么要?”听到自己想也没想过的无理指控,他心里顿觉不,皱眉提醒“你别忘了,我是有条件的。”

 “我知道。但是,我不希望你是因为和我那…因为我是第一次,才…”想起他的条件“你不会真的还要我吧?我不可以再和你…如果,必须这样才能得到这个和羽帆一起工作的机会,我怎么也不会考虑的。”

 “你想太多了。”他有点生气她的拒绝“我是不会强迫你的。”

 “那就好。”梨夜松口气。“亨特,谢谢你。我只是不想一边爱着羽帆,一边又和你…”“Capture是李贺想出来的点子,我们将到山上的别墅拍摄。三个月内,止与外人联络。”他打断她那讨厌的话题。其实,是他坚决非要DCT和她签约,他才肯答应拍摄的。他越来越不了解自己。他从来就不曾那么渴望一个女子,甚至不曾因为她而生气,还为了他破了自己的原则…因此,如果她喜另一个男人,他会帮她。因为,他想摆她。但是,为什么现在自己又会因为她为了另一个男人而拒绝自己而生气?这不就是他要的结果吗?“你自己考虑,明天林海会打电话给你。”

 “好。”她点头下车,看着BMW离去,她才想起她没有给林海她的电话号码。

 算了,林海应该会有办法吧!

 ----

 “梁梨夜。”

 “是。”

 “轮到你了,请进去。”佩云看着走进柯医生房间的女子。可能吗?不可能吧!一定是自己搞错了。她笑着自嘲自己的想像力丰富。

 “怎么了?一个人傻笑。”

 “诗榕,你看到进去的女子了吗?”佩云低声音,问身边的好友兼同事“她今早打电话来更改时间,比预约的时间提早了两星期,我当然说不能。但是,当我向柯医生报告时,他却要我打电话给她。我听了,还以为她是绝美女还是什么的。”

 “怎么可能?提早两星期?”诗榕摇头“柯医生一向不是很讨厌不照诊断时间来的病人。怎么可能…”

 “就是!就是!而且啊!最奇怪的是,刚才柯医生来时,不是说要出国三个月而诊所暂时关闭三个月?”

 “是啊!他说薪水照给我们。”有钱就一切ok的诗榕开心地回答。

 “那女的也刚好因为三个月都有事。所以才把预约提早了。”

 “天!”脑中也刚好闪过这想法的诗榕用力摇头“佩云,你想太多了,你不会以为柯医生和她…”

 “是,我知道。看了她后,我发现真的想太多了。”佩云自嘲地拍打自己的脑袋。

 ----

 “你好。”梨夜礼貌地对低头看资料的医生打招呼。“对不起,医生,我这三个月都有事,所以才提早来。”

 “不要紧。你先躺在那里,我帮你检查。”

 “啊!是。”她走到旁边的上,躺着。“其实,医生,我发现我…呃,那里好多了。”

 “好多了?”他走向她,微推高眼镜。他拉高她的短裙,隔着蓝蝴蝶花的内摸着中央的神秘裂,问“还会吗?”

 “不会。”她难过地回答。她发现自己竟然因为医生为她诊断而产生望。她的呼随着他拉下她的内,然后摸着她的私处而开始急促,她忍不住开口想制止他的触摸“医生,我…我真的好多了…”

 “放松。我在检查。”他呼微急,安抚。“我只是想看里面还有没有红肿。”

 “那…有吗?”试着镇定,她深呼,问。但当她发现他正扒开她的两片私处的,然后以手指微按时,她再也忍不住了,惊慌却害羞地低喊“医生!”

 “怎么了?”他试着保持平稳的声音,问。

 “没事。”她放开自己握着他的手。她好像太过感了。

 “还有自吗?”

 “啊!那个,有…有时候。”她尴尬地承认。虽然是医生,但这种话题,真的有点难为情。

 “有时候?”

 “呃,有时候。”她昨晚竟然梦到羽帆和亨特疯狂地要她,惊醒来后,她就不能自己地触摸自己的下体了。

 “还是‮女处‬?”

 “呃,不…不是了。”感觉到他手指挑逗的轻按挤,她不自在地回答。天!他似乎在挑逗她,他真的只是做检查吗?“医…医生…?”

 “别紧张。放松。你说,你和男人做了?”

 “他…那个…他刚好也有需要。”想到亨特在第一次就要了她三次,她的身体忍不住颤抖。“医生,你…检查好了吗?”

 “你每一次怎么自?”

 “我?”她尴尬地看着带着斯文的眼镜却难以遮掩他的好看的绿眼医生,她不确定地问“你问我怎么…自?”

 “是这样吗?”他的手指顺着裂移动,意听到她急促的呼,然后他把本来停顿移出的手指又开始向里面探进,感觉到里面的度时,忍住快大骂出声的诅咒,咽了口水,保持语气平稳地问“这么了?”

 “医生!别…”她难受地拉着他移动的手,手指的进出令她想要更多、更大的东西…感到自己的私处竟然开始着他的手指,她不想在医生面前丢脸地出声乞求“不…不要…不要这样…”

 “放松。我只是要确定你自的方法正确。”他挤出和蔼温和的笑容,在她又开口反抗前,他以么指按着她的小核。意听见她的呻,他继续,问“你也摸了这里吗?”

 “不…不要这样…”她虽然嘴边制止,她的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向他的手指挨近。

 她受不了!

 她无法再抑地握紧他的手呻,抬起身体向他的手指移动,一直得到解为止──

 -----

 “羽帆?你…你怎么在这里?”梨夜惊讶会在这种时候遇到他。

 “不介意我打扰的加入吧?”看着脸有着惊喜的女人,知道她无法拒绝自己,他笑着坐在她旁边的空椅子,问“怎么?这么晚了还有约会?”

 “只是普通会面。”知道他一切行程的她,忍不住好奇地问“你每天这个时候不是都要拍照吗?”

 “取消了。”虽然比自己年长四岁余,但是,她每一次都脸红看着自己的羞涩样子,总让他忍不住想逗逗她。他靠向旁边的女人,问“快说!你约了谁?书雅那丫头?还是有个偷偷藏起来的男朋友?”

 “才…才不是…!不是男朋友!”惊慌地否认。她怎么告诉他是约了亨特?连她自己也不相信亨特竟然会主动找她。“只是认识的人…而已。”

 当她下午一走出诊所,就接到他的电话。

 “八点在那里等我。”

 “那里?”那里是哪里?

 “见面的地方。”

 “哦!”想了想,问“是Devine吗?”

 “在那里等我。”

 非常简短的电话,却令她的心无法平静。她知道自己该拒绝赴约,但是,她的身体刚被医生挑逗的兴奋,令她也想要他。但是,现在看到羽帆,她竟然觉得愧疚。

 她怎么这么坏?一边爱着羽帆,一边又渴望着另一个男人。

 如果羽帆愿意要她该有多好。那她就不必…

 “我认识的?”不眼前女子的隐瞒,他心口一阵不快,问。他很不喜一向以自己为中心的女子突然有了其他的目标。

 “羽帆,你…你没有其它约会?”不想回答,也不想让他看到她和亨特一起的场面,她婉转地问。

 “怎么?你是要赶我走?”

 “不是,当然不是,我只是…”她不想她误会啊!

 “算了,也不关我的事!”他出声打断。明明是她喜自己,明明是她在意自己,怎么现在变成自己是在意她的那个人了?生气地转开头,却发现了悉的身影向他们走来。皱眉,开口“亨特也到这里来了。”

 “什么?”这么快?她转身,的确看到亨特走向他们。

 “亨特,你怎么也来了?”羽帆忽略先前心口的不快,笑着向比自己还高大的男人打招呼。发现身边女子因紧张而习惯地握紧拳头,他皱眉,望着不敢抬头的女子,故意大声问“亨特,这个女人正要赶我走,我还愁着没地方去。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找节目?”

 “你自己去吧!我有约。”

 “有约?”羽帆不相信地看着拒绝自己的男子,问“不会是和她吧?”

 “是和她。我们先走了。你自己找节目。”他拉起还坐着的女子“走了。”

 “羽帆,我…我先走了。拜拜。”在被鲁地拉走前,梨夜以空着自由的手向羽帆摇晃。看着呆住站住的男子,她告诉自己不要去在意羽帆脸上看似茫然的表情。

 -----

 她看着身边的睡着的男子。他这么好看,甚至好看得不像真人。为什么他会要她?她肯定他要她。

 从Devine一出来,他就开车到这里。这里应该是他的家。他一打开门,就把她拉到房间,疯狂地要她。

 他还是忘了避孕套。已在她体内入了浓粘的体后,她才看到他从他先前下的衣服口袋里拿出避孕套,指责她令他忘了他特地准备的避孕套。而她虽然生气他无理的指控,但却不能自己靠向他、想要更多。

 转向他已入睡的脸孔,发现他的眉好浓,他的鼻子也好,长长的眼睫,和感的美丽嘴,他的嘴,昨晚还曾经含住她的头…她想到这里忍不住颤抖。看着他的暗棕头,她忍不住低下头,张嘴伸出舌头轻。她意地看着两粒小点被她吻得又又凸的,她继续往下吻。当她的嘴穿过他的肚脐,来到他结实的小腹时,她的下巴突然被大手用力抓住,阻止了她再继续。

 抬头看着他的大眼睛,她突然尴尬地马上低头不敢再看他。

 他会怎么想自己?一个求不地在他睡着时攻击他的女?

 “妖女!”看着她红的脸蛋,感到望再次被挑起,忍不住,他把她拉倒,然后在她身上,再次疯狂地又要了她。

 她真是个越要越上瘾的毒品。

 -----

 “你说什么?”梨夜不相信地重复“你说你要我写Capture的剧本?”

 “怎么?那么难以相信吗?”他从后面抱着她,笑着看着她在他的厨房准备晚餐。

 “剧本一定有什么专业的人在写吧?不是说写到一半了?怎么会要我写?”她试着忽略身后的挑逗,虽然很心动,但是仍试着保持理智地强调“我并不是专家。”

 “但你是作家。”他故意贴在她微红的耳朵说道。

 “是,不过,我并不…我只是写着自己幻想的故事而已,而且,我才答应参加演出…呃唔…”她实在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跟着才见过几次面的他去他的家,而且现在还…还被他这么紧抱着在他的厨房里替他准备晚餐。起先的她是无法拒绝,但是,现在她的心却是不想拒绝,而且还很享受。天!她怎么会这么随便?她心慌地推开他正捏住她两边房的双手“别这样,你这样我无法思考。”

 “我这样你无法思考吗?”不喜被她拒绝的感觉,他的手再次回到柔柔的小山丘故意捏,然后再把身体用力向前一,把已经大的望向她部挤,贴住她耳朵,问“那这样呢?”

 “亨…特…”他是故意的吗?他是想要她在无法思考下答应写剧本吗?

 “你会答应吧?”发现前方的人儿已无力地把重量推给自己,本想挑逗她的自己竟然反被她挑起了望。她柔软的身材又再奇迹地轻易就令他的望更为大,耐不住地扯下她的内,掏出待发的望,急切地从后就进入前方已润的幽,把火热的望痕快地进出。听着她抑的呻声,他终于失控地呐喊出声,把入她体内── T`8xiAnxs-com
上章 让了你我真的不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