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让了你我真的不舍 下章
第08章
 林海遵照小少爷的指示把梨夜小姐送进家里。其实,看着身边的女子,他实在有点奇怪小少爷的小题大作。看着手表,他再次皱眉。

 晚上十一点三刻。

 就算是二十年前,他家里那个未成年的十七岁女儿也不曾听他或他子的话而在十二点前到家,更何况是现在二十一世纪,而且眼前的女子还是这个已年过三十岁的成年女人。

 “谢谢你,我自己进去就好了。”梨夜抱歉地看着年老的男人,想到刚才她发现已经是晚上十点而慌张时,亨特就马上打电话给这个已经下了班的男人来接她回家,她就觉得尴尬与歉疚“对不起,这么晚了还麻烦你,真不好意思。”

 “别这么说,梨夜小姐。我只是遵照小少爷的吩咐。小少爷说怕你的家人误会,他要我向你的家人解释。”林海再次皱眉。他真的从不知道小少爷是这么细心的男人。

 小少爷他竟然会担心这个梨夜小姐家人的想法!真是怪事。而且,这么多年来,他也不曾看过小少爷带哪个女人回到他的公寓──那间就连他也没进去过的公寓。直觉,他认为小少爷对这个外表…呃,不特出的女人有特别的感觉。

 “谢谢你。”梨夜不再拒绝地打开大门,看着这种时候还坐在客厅看电视的爸爸和妈妈,她的心不一慌“爸爸,妈妈,你们还没睡啊?”

 “我们在等你。”刚才听了丈夫不停唠叨着大女儿夜归的梁妈妈,站起身回答,才要开口大骂,却看到梨夜身后的男人而打住,问“这位是…?”

 “你好,我是DCT的林海。抱歉,我们公司临时有重要的事和梨夜小姐谈,所以直到现在才送她回来。”林海擦拭额头的汗水,不自在说着小少爷要他说的谎言。

 “原来是这样。”梁妈妈看着一幅礼貌的男人,本来等待女儿的担忧心情顿时得以放松。“林先生,你要不进来坐坐?”

 “不!不必了。公司还有事。”林海只想赶快回到家里陪老婆,他摇头拒绝,然后转向旁边的女子“梨夜小姐,你先准备些必需品,后天我会来这里接你。”

 “是。谢谢你。”礼貌地对道谢,总觉得对他不好意思。

 “后天什么事?还有,早上就出门的你,怎么竟然在十二点才到家?”车子一离开,梁妈妈就问着身边的女儿。

 “妈妈,现在还没有十二点。还有,我昨天不是告诉你,我答应和DCT签约吗?”待妈妈点头后,梨夜接下去,说出本来不敢说出口,却不得不坦白的话“那个…其实,我必须和公司的人到别墅去拍照,呃,大约有三个月不能回来。”

 “离开家里三个月?那么久?”梁妈妈看着老公,不确定地问道。

 “梨夜,你一个人可以吗?”梁爸爸不有点担心,问。

 “爸爸,妈妈,你们别担心,我不是一个人,书雅也会去的。”对于保护过度的爸爸妈妈,梨夜哭笑不得。哭是他们还当她是小孩子对待,笑是因此而觉得幸福。想了想,她开口,安抚“其实,我也快三十二了,你们别这么担心我啦!我会自己照顾好自己的。”

 “但是,你无法令人觉得安心。”梁爸爸摇头。

 “但是,老公,书雅也去,那就还好些。”害怕老公又来个不准什么的,梁妈妈马上留个后卫,回答“或许啊,我们梨夜还可能在这三个月里认识了男人…”

 “你别给女儿一堆不实际的幻想。梨夜就是从小看了你收藏的爱情小说,才会这么不实际!”梁爸爸转向一直无法放下心的大女儿,问“书雅真的和你一起去?”

 “嗯,我们两个都签约了。”

 “但是,DCT真的签你了?”

 “是的。妈妈,你刚才不是见到了DCT的林海了?”梨夜笑着点头掩饰心里的难过,妈妈似乎还是觉得她外表上没有优胜的条件。从小,家里的每个人都只认为妹妹美,弟弟英俊。从没有人认为她好看的。转向爸爸,她担心地问“爸爸,你会给我去吧?”

 “你如果是工作,我当然不反对。只是,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是!”想不到爸爸会轻易答应,梨夜兴奋地喊道“谢谢你,爸爸!”

 “别高兴得太早。我是看刚才那个男人也很老实的,我才会答应。”梁爸爸想了想,开口“我看,你在出发前,叫那个林海的男人来见我,我要看看你说你签下的合约内容。”

 “是!爸爸。”想不到事情真的这么容易就解决了。

 从答应签约到现在,她一直不敢告诉爸爸妈妈说她需要搬离家里的事情。本来是害怕不知如何得到许肯的事情,想不到竟然这么轻易就解决了。

 看来,亨特安排林海送她回来,的确是对的。亏她刚才还一直非常反对他的做法。

 ----

 “对不起,林海,还要你又跑来一趟。”梨夜有点觉得对不起这个老人。昨天才要他说谎,今天却要他拿合约向她的家人解释。

 “不要紧。只要梨夜小姐你的父亲答应就好。不然你不能去,小少爷一定也不会去的。”

 “怎么可能?”梨夜刚才已从林海向她爸爸解释时得知他们这一次要拍得,是个多么大和重要的产品,她不信自己对亨特有如此大的影响。她笑着摇头“我觉得亨特他不会这么孩子气的。况且,我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能力左右他。”

 “你错了。梨夜小姐,小少爷非常在意你的想法。”

 可能吗?虽然那个长得很好看的亨特似乎和自己喜他身体般喜自己的身体,但是,他有可能在意会在意自己吗?想着林海离去前说的话,直到半夜,她还是无法入睡。

 ----

 “哇!好大。”梨夜忍不住惊叹。

 “当然要大。我们这三个月的拍摄都是在这别墅里。”

 “小表妹,你这次说话还真是有理啊!”“小表妹?你们是表兄妹?”费利西娅有点惊讶“你们看来不像。”

 “是不大像。”迈尔附和。她来回看着这两个DCT新签约的女人,明明两人的姿比不上她和费利西娅,为什么DCT会用她们来拍摄这个重要的品牌?看了身材过肥的女人一眼,她转向另一个长得比较不错的女人,问“听说你们只是被叫去当拍摄的临时衬托模特儿,怎么才一签约就成为Capture的代言人?是因为你和伊万是亲戚的关系吗?”

 “迈尔,你是不是太看得起我了?DCT可不是靠关系就能成名的地方。”羽帆展感的笑容,转向正以好奇眼光望着自己感女子,问“两位美女,你们认为我有这种能力吗?”

 “当然没有!”迈尔和费利西娅对看一眼,然后同声同气地回答。

 “你们两个没良心的女人,枉废我一直以来,对你们是多么地照顾。”

 “别闹了。”听着无厘头的玩笑,李贺停下脚步,摇头“伊万,虽然我们这三个月或许会很闷,可能会需要你来助兴,但是,看在才第一天的份上,今天就免了,让大家休息休息吧!”

 “是。李贺老师。”羽帆点头,但他后面一句加上的‘老师’,令众人忍不住大笑。

 因为,认识李贺的人都知道,他本身也是个无法被人管教的顽童,从小就只会把老师气炸的他,永远都不可能和‘老师’两字扯上关系的,这种叫法,只会令人觉得好笑。

 看着不解的小表妹与她身边的女子,羽帆笑着想开口对她们解释,却被李贺打断。

 “好,现在,我会大概说出我要的东西。我这次会选用家居式拍摄,拍摄时间预计三个月。这期间,我会采用传统式与现代式结合的自然拍摄。你们该知道在三个月后,会有报导Capture产品的Magazine推出。这是三年来DCT最重要的产品。所以,我们这次的拍摄,不止会被剪接成短片,还会出现在全国的杂志和周刊上。这间别墅会是这三个月的拍摄地点。我要提醒你们,我不会公平地拍摄你们七个,谁刚好被我看到,我就拍谁。大家清楚吗?”

 李贺没有等待大家的回答地,又接下去“如果你们没有引我的魅力,就想尽办法检讨自己。我不希望到时候听到你们抱怨自己没被我拍上。换言之,你们随时都要穿上Capture衣服。还有,如果你们不积极引我的目光,我就当作来这里度假,我不会将就地拍摄,宁缺勿滥一向是我的拍摄手法。”

 发现大家爱突然因为自己过于坦白的话而顿时鸦雀无声,他清了清喉咙,开口“对了!今天休息。但从从明天开始,请你们都换上Capture的衣服。”

 李贺一上楼,全部人忍不住抱怨。

 “那从明天开始,我不就会很忙?每天都要帮你们化装的!”化妆师Kelly没力气地坐在五人坐的长沙发上。

 “我们不也一样。”加里也跟着叹气。

 “不然,我们来个限制的约定,如何?”

 “限制的约定?伊万,你又有什么点子?”迈尔好奇地亲昵拉着他的手臂问。

 “不敢。我只是觉得如果约束每个人每天只能化一次装,换一套衣服…”

 “也对!哇!你还真是多鬼点子!”迈尔一听,大声赞同“怎么样?大家都同意吗?”

 “我们当然同意。”化装师,理发师和服装师全都马上点头。

 “我也同意,梨夜,你呢?”书雅问身边的好友。

 “我觉得…”梨夜十分犹豫该不该说出心中的想法。

 “说吧!”

 “我觉得,李贺好像是要拍自然的我们,不如我们就当作来度假,每天穿着Capture的衣服,做我们自己想做的事。当我们心血来想要来个特别烛光晚餐、或是party时,才找化装师、理发师和服装师他们,或者是当我们不知道今天穿这件衣服该如何配搭饰物、发型时,才找他们问意见。”亨特的话令梨夜充信心地说了一大堆。当她说完时,她发现全部人竟然都没有出声。她尴尬地挤出微笑“当然,这只是我的想法。”

 “她说得对,我觉得很好。”德安忍不住惊叹。他想不到这个看似普通的女子,竟然可以说出这么好的建议。

 “就这样。”亨特点头。“大家还有意见吗?”

 “好!如果大家都ok,我看就这么办!”羽帆宣布。

 “各位!打扰一下。房间都已经安排好了。”林海站在楼梯口,说道“门上已挂上你们的名字,你们随时可以回房休息。”

 “林海,你已把Capture全部款式衣服都放到每个人的房里了?”

 “是。衣服已经分配好了。每个男女都各自有一样的衣服,鞋子和睡衣。一切都安排妥当了。”林海十分惊讶小少爷竟然会问他话。他一直以为小少爷不希望别人知道他和DCT的关系的,想不到…难道,小少爷的反常是因为梨夜小姐?

 “原来亨特你早就安排好了。”书雅走向亨特,忍不住亲密地靠着他。

 “对了,忘了告诉大家,由于化装师、服装师和理发师只有五位,如果大家要用到他们的地方,请大家用采用预约方式。”林海说着,忍不住把眼睛瞄向外表没什么特别的梨夜小姐,他十分惊讶梨夜小姐竟然会想出了和老板一样的策略。“不然,请大家就像刚才梨夜小姐所说的,有特别的子才找造型师化装。”----“你冲凉都不锁门吗?”

 “你怎么在这里?”听见亨特懒洋洋的声音,梨夜还以为是自己的幻听,但看见站在浴室门口的他,她才惊讶地大声问。

 “我就住在哪里。”笑着对眼前脸红的女子答不对题地指向后方,解释。

 “我是问,你怎么进来的?”

 “你不会以为你这么刚好地被安排住在我隔壁吧?”

 “我当然知道是你的安排。”发现他就住在自己隔壁时,她是有点惊讶,但却没多想,不过这个一脸准备看她笑话的男子,却令她忍不住嘴硬反驳。盯着袒膛的男子,她实在无法不紧张。不过,她记得自己明明上锁了房门的,皱眉“我是问,你怎么进来的?”

 “我自然有办法。”他向她走近,打开玻璃门,走进去。他发现自己因她起伏的部而硬。他忍不住伸手,摸着她还未转深的粉棕头。

 “你别这样…我在冲凉。”她非常讨厌不能拒绝他的自己。

 “一起冲。”他把她拉向自己,让她感受到他的望。

 “别这样,你全身都了…”口虽然说着拒绝,但喉咙还是发出了难以抑的呻

 “你也要我。”他开始吻她“我知道你要我。”

 “不对的。”她抱紧他,回应他,垫高双脚摩擦着他递着自己的望,但还存在脑里的理智却令她不停喃喃开口“不对的…”

 “你要我,我也要你,没什么不对。你也曾答应我的,是不?”明知她在还拒,但他却不点破地惑着。解开长的拉链,拉着她的手来到他的望,含住她的耳朵,沙哑地开口“我们都不能停止的,只有让它足,让我们都足。”

 “亨特…”无法拒绝。她要他。他说得对,但是,自己爱的却不是眼前把自己挑逗得息不已的男子。这么想着,她的手开始用力推开他,提醒“亨特,你说要帮我和羽帆,我们不能…”

 “当然可以。我不介意。伊万也不会在乎。”心口不的他冷笑,再猛力进入她体内“别傻了,男人都不会在乎的。”

 “怎么可能会不在乎?除非,那个男人像你一样不爱我!”虽然心底明白羽帆不爱自己,但她仍忍不住固执反驳“如果一个男人爱着那个女人,他当然会在乎。就算他不在乎,我也会在乎。我才不想对不起我爱的人!”

 “别说这种傻话。没人会感动你的洁癖的。”他因感受她的收缩而更用力进入她。“和爱是分开的。男人,女人都会一样的。”

 “和爱?”她难过地攀着他,不知是不是在浴室而感觉不一样,她发现自己比任何的每一次还要失控。她呻“不…不要…别这样快…”

 “你今晚真感。”看着她眯起双眼,张开丰厚嘴的模样,他第一次发现眼前的女人竟然可以变得如此人。心有点动情地加快跳动,在她体内的望也更为地大。这感觉好疯狂,脑里突然那只有想让这女人属于自己的冲动。他不停地摇晃着部,更加急促地进出她暖的地方。不想让她看出自己的着,他故意说着无情的话以掩饰自己的短暂心动“这是。即使你爱着另一个男人,你的身体也一样要我。知道吗?妖女!”

 “不要这样…”她感觉到他比每一次还要更深入她。她顿时觉得害怕。她突然好怕自己会爱上他。

 虽然知道这不可能是爱,但是在他进入她的那一刻,她真的以为自己是被他爱着的,而自己也为这不可能的感觉而觉得感动与窝心。似乎,只要他一直让自己觉得被爱的话,她愿意如此和他一辈子…一辈子?天!突然,她惊觉,自己可能已爱上了他。

 她竟然再一次忘了羽帆…

 不!不可能!

 一定是亨特他太有魅力了,而让自己短暂失了而已。她一直爱的是羽帆,爱了五年的男子,她绝对不可能突然变心的。不可能。

 ----

 “亨特,我是说真的,我们不能再这样了。”当他抱她到上时,她忍不住再次说。她一定要和划清暧昧的关系。

 “你忘了你会答应我任何事?”

 “我知道。但是,你那天也说了,你不会强迫我…”她看着坐在她上挑起眉冷笑的他,她试着解释“亨特,虽然你没有强迫我,是我自己也要你,但我不是那种女子,我没有办法那么开放。如果我爱一个人,我只想和他做这种事。”

 “你不开放?别忘了我们才第一天见面,就是这种关系了。”

 “我知道。对不起,那时候我应该拒绝的,但…”不,她知道自己本无法拒绝他。她是真的无法继续和他维持这种关系“亨特,我们…如果你真的要帮我和羽帆,就不要再和我继续…”

 “为什么改变主意?你先前答应的。”皱眉。心情突然烦躁。不确定是来自眼前女人反复的决定,还是被拒绝所引起的不快。

 “我只是…当我看到羽帆和其他女人有说有笑,我会妒嫉。所以,我不想因为我和你…你难道看不出来,这不对吗?你不爱我,我爱着羽帆,但是我们却…”

 “今天第一天,你累了。你先休息,其他事,再谈。”

 “亨特!”梨夜吃惊地叫着正要起身离开的男子,追上他“你先别走,我们一次说清楚!我们现在说清楚,不必再找其他时间谈了!我已经想清楚了!”

 “我说了,其他事再谈。”他走进更衣室,打开特大的全身镜。在走进隔壁房间时,回头说“我在隔壁。你改变主意,或认为自己错了,或者,有其他事时,都可以来找我。但在这之前,我会让你一个人冷静。”这个男人!

 他永远都不会不明白,她无法和他继续这种关系的原因是因为她好像越来越被他住了吗?她真的好怕自己会爱上他,而他却一副的理所当然。

 ----

 “你好。”

 “你好。”梨夜非常惊讶会在这里遇到人。她早上醒来,冲好凉,穿上Capture的配装──米凉鞋,粉红上衣和米短裙,竖起马尾,就到厨房找东西吃。她以为早晨七点一定不会遇到其他人的,便开始把找到的蛋和sausage和洋葱一起炒,打算和桌上的麦片面包一起吃。正当她才刚把锅上的东西倒在盘上时,却听见身后的打招呼声。她转身一看,发现是长得非常很高大的德安。“早安!”

 “早安。你起得真早。” T·8XIanXS。COM
上章 让了你我真的不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