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让了你我真的不舍 下章
第12章
 “我的衣服还可以。”梨夜不想因为换衣服而迟到“书雅,这是两个月来李贺第一次说要我们集合,我们还是先去听听看什么事吧!”

 “我不管了。你们听吧!我很快就换好下来。”书雅丢下话,就跑向屋内。

 “一进去吧!”

 “嗯。”自那天接吻后,这是他们第一次独处。梨夜突然觉得有点尴尬,似乎,他们的关系已不像先前那么自在。发现手竟然被握住,她惊讶地抬头。

 “你越来越可爱了。”羽帆不想就此失去这个朋友地试着以玩笑的样子问“你不会是因为我们的接吻被打断而生气我地不和我说话了吧?”

 “不和我说话的是你!”梨夜哭笑不得,怒嘴反驳。明明这两星期来他都有点明显地躲着自己,她实在不明白他今天是怎么了地突然走向自己和书雅,甚至在书雅进去后,还和自己独处,还牵着自己的手。他的确是有点奇怪,她试着忽视,继续指出眼前男人的不是“而且,我才不会为了这个原因生气,是你自己一直在生气,好不好!”“好,是我的错。”他一定是自狂,被骂而却会这么高兴。羽帆轻拍梨夜的脸颊,对她,他似乎还是无法狠心完全忽视。两个礼拜,够久,是个折磨了。他十分后悔自己怎么一个人生了两星期的闷气。或许,她伤自己的程度,比自己以为的还要严重吧!“梨夜,你会原谅我吧?”

 “什么原谅的?你不气我就好!”“好。我们讲和吧?啊!不对,好,是我一个人在气,我讲和,我低头。”羽帆忍不住想逗这脸红润的女子发笑。

 “好啦!别闹了!我们本来就是好朋友啊!”回握着握住自己双手的两手,梨夜知道自己和羽帆终于回到了过去的关系,甚至比以前还自在的关系。她高兴得笑得合不拢嘴。

 -----

 “你们的感情还是这么好啊?”虽然明白Liah不会喜伊万,但看到他们两人手牵手一同走进来,迈尔还是有点吃味地嘟嘴。看到Liah因自己的话马上松开手,她释怀了,笑着说“好了!我开玩笑的啦!”

 “你就是爱开梨夜的玩笑。”左手突然空,令羽帆有点不地指责。

 “怎么?伊万,你心疼了?”迈尔突然发现,看到自己喜的男人难得的紧张模样,也似乎是个不错的感觉。

 “别闹了,李贺的脸很黑。”羽帆不想让梨夜觉得力地转开话题道。

 “是啊!我也看得出来。”迈尔点头,看着手表指着比李贺定下的时间过了2分钟,她小声道“因为他临时才说要集合…”

 “好了!我们开始吧!”看到最后走下楼的男女,李贺皱眉“下次别迟到,我没耐等人。”

 “对不起!”书雅吐了吐舌头,就拉紧刚才在房外遇到的亨特,往人群里走去。

 “好。我就直接说出新的计划。”李贺发现自己最在意的模特儿亨特竟然一脸怒黑,他也不再多指责,转向众人“过去两个月里,我已拍下了我引我目光的照片与影片,还算意,我也依照剧本做了修改。但现在,我会分配角给你们,作为明天起,为期一个月的拍摄。”在林海分配了剧本到每人手上后,他继续“你们打开剧本看看,你们名字旁边就是你们的角格。然后再往后翻看你们自己的台词。在明天拍摄前,请背,不然我会不管你的角多重要,我都会直接删掉你。好,就这样。明天我会拍第一幕到第五幕,请麻烦你们准备好。”

 “啊!说完又走了?这个李贺还真酷!”书雅依然没松开手,挤出笑容,问身边的男人“亨特,你说是不是?”

 “嗯。”皱眉点头,眼角再第N次瞄到了站得十分贴近的男女,然后在发现乌黑的眼睛正望向自己的时候,他故意出笑脸转向像无尾熊住自己的女人,再以确定梨夜听得到的关心声音问“你的角是什么?”

 “我的?我看看。”惊讶亨特竟然会难得主动关心自己的角,书雅马上认真寻找自己的名字“啊!我是A女。奇怪,怎么连名字也没有?亨特,你呢?”

 “我是C男。”

 “哦?真的?你的台词多不多?我看看…”

 “羽帆,我想先回房背台词了。”不想听附近的书雅和亨特的友好对话,梨夜住难过,挤出笑容,对身边的男女小声,半开玩笑地掩饰自己难过的心情,说“你们就继续好好培养感情好了!B男B女!”

 “Liah,你怎么知道B男和B女要培养感情?”

 “我当然是…”差点说出这是自己写出的剧本,梨夜马上打住,转开话题“我猜的,B男不是就应该和B女配对吗?”

 “啊?真的?那,Liah,你的角是什么?”

 “我是D女。结局是最可怜的。”抓紧剧本,梨夜苦笑回答。剧本是她写的,她知道自己的角是暗恋着A男,和B男是朋友,和C男是情侣,但结局却是单独一人的可怜角

 “结局可怜?嗯,不要紧,至少你的亨特也没和Sue配成一对。”迈尔看了脸冒黑的伊万一眼,然后小声地在Liah耳边笑着安慰“这样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

 不幸中的大幸?梨夜并不这么认为。

 那晚,亨特没来找她,而她,也做不出主动去找他的地步。一发现有个不好的小苗头而不去处理,之后当然会变成个严重到令自己后悔不已的火苗。

 接下来的一个月,他们五人都很努力地背自己的台词,努力配合着李贺的安排与拍摄。

 过程中,梨夜和许久不曾说话的德安和好了。在德安脸诚恳得对她道歉后,她马上接受了。其实,她也不是还怪德安,而是不知如何和他言好,所以在他一开口道歉下,她即刻接受了。

 在和德安和好后,她在这里的子还算不错。唯一还令她难过的,就是和亨特已无法挽留的关系。

 刚开始,由于她在意着亨特和书雅越来越亲密的关系,而半生气半难过地自卑主动避开了亨特。她还没傻到看不清自己和书雅外表上的差距,她当然能猜出亨特没拒绝书雅,是因为被美丽的书雅引了。因此,有了这个认定,她之后也尽量减少待在房里的时间,而选择和一直对自己很好的迈尔晚上在花园聊天,半夜才回到自己独处的房间。至于白天,也幸亏有着已和自己言好的德安,和已承诺和自己保持着朋友关系的羽帆两人陪伴,总归而言,她这个月的子过得还算不错。难过的,伤心的,唯是亨特竟然真的没再踏进她的房间。虽然她有意先避开亨特,但并不表示她没期待。因此,她现在的心,是失望,是难过的。还好,难捱的子,终究有结束的一天。

 今天,是拍摄的最后一天,梨夜已收拾好行李打算和大家一起回去了,但李贺却突然说有话要和她谈,而说他要送她回去。

 如果她的外表像其他三个女子那么出众,她或许会怀疑自己是否被李贺看中,但在她自认没有这么大的魅力情况下,她有点担心地怯问“李贺,我的拍摄不和你的标准,是吗?”

 “也不完全这样,虽然我的确看不出你对德安的爱慕眼光,但,你在对亨特的情感方面表现,却让我十分意。”李贺打开后座车门让战战兢兢的女人把行李放进去后,再随手关上。他打开车门给头得更低的女子,笑着安慰“其实,这不附和剧本的表现,也未尝不好,至少让我突然萌起更好的点子。梨夜,我打算修改你写的剧本。这件事,我也和亨特说了,他要我亲自告诉你一声。”

 “哦!那个不要紧。你当然可以把剧本改到适合为止,其实,剧本也不是我一个人完成的,亨特也有给了我很多想法。”梨夜为自己的不专业感到尴尬而抱歉“对不起,我似乎造成你的拍摄问题了。”

 “不会。我倒还要感谢你让我有了新的灵感。”坐进车座,李贺看着身边脸红的女子,忍不住问了这阵子困扰心里已久的问题“你和亨特吵架了?”

 “没有。”梨夜望着右手边驾驶座位上的男人,苦笑“他这阵子这么忙,怎么会有空和我吵?”

 “忙?哦!你是说他忙着和Sue…?”哇!原来这个女人是个醋瓶!看来他要好心提醒亨特一声了。那个明显吃着醋的家夥,竟然还不知道自己自己已造成了醋瓶女的误会。尤其是想到刚才亨特还酸溜溜地提醒自己一定要拉住梨夜,别让她和伊万一起走,他就觉得嘴角的笑意快藏不住。真是可爱的又别扭的一对啊!他们两人给他的感觉,就像是回到了读书时期的那种自己和女同学之间的清纯爱恋。摸摸无名指上的婚戒,想起自己已婚的李贺马上把思绪拉回,清清喉咙,问“梨夜,你不会是吃醋吧?”

 “我哪有?”梨夜虽然自己很在意,但她还是很想保留自尊地否认了。

 身边的女人不高明地谎言让李贺使力掩饰着笑容地静静开车,不开口不踢穿。

 接下来的路程,两人也保持沈默。直到到家了,梨夜才拿着行李,感地对李贺道谢。

 “别谢我。我只希望你别怪我把你的剧本改成七八糟。”看着颠颠倒倒拿着行李走进屋里的女人,他摇头叹气自语,然后再把车开走。

 -----

 “身体没问题就不需要再来看了。”

 “是。”梨夜当然也知道自己实在不需要再来复诊,但是,从别墅回来后,她的月事竟然没来令她很担心。想想,她的最后月事,似乎是她和亨特持续着伴关系前。三月到现在…三个月没来月事,似乎真的不是普通的长。梨夜非常担心,小声开口,问“医生,不知道,你是否能顺便帮我做个简单的检查看看?”

 “什么检查?”再次皱眉。不明白这个女子明明这么久不见,怎么一见面,还是让自己…感觉小腹一紧,望的直接反应让他心情突感烦躁。他不自在地推推眼镜框,清清喉咙,声道“你如果没事就出去吧!”

 “我有事。”梨夜不明白医生怎么突然对自己发怒,深呼,抬头直视着绿眼睛“医生,你能不能帮我做检查?”

 “检查什么?”

 “检查…看有没有怀孕。”

 “怀…孕…?你?你怀孕了?”

 “不是。”听到医生突然提高的声调,她尴尬地把头得更低了。“医生,我还没确定,所以我要你帮我做检查。”

 “月事多久没来?”

 “很久了。”

 “很久是几个月?哪个男人的?”

 “医生,你…在生气?”梨夜忍不住皱眉,问着口气真的越来越恶劣的绿眼男人“你为什么生气?”

 “我没有生气!”

 “你在大喊。”看着两端眉已往上翘起的医生,梨夜有点生气地站起身,提醒。

 “你去哪里?”急快拉着就要走出去的女人,他大声问。

 “你不是说没事就出去吗?”

 “你这女人!你不是要我做检查?”

 “医生到处都是!”如果不是不好意思找其他医生,如果不是觉得这个医生他对自己还算不错,如果不是自己对他的感觉也还算不错,她本不会来这里受气!

 “梁梨夜,你给我站住!”不放心地握住她的手,绕过桌子走到她面前,问“到底几个月了?”

 “柯医生,发生什么事?”正在另一间房里给新来的病人登记的佩云听见一向没脾气的柯医生竟然大声喝喊,她急慌地冲进隔壁房,担心地问。

 “出去!”

 “柯医生,我…”佩云担心地眼光在柯医生和这个自上次就令她印象深刻的女人身上来回张望。

 “我说出去!”

 “是,柯医生。”正当她要出去时,柯医生竟然又喊住她,她看着眼珠都变深绿的柯医生,有点颤抖地问“请问…柯医生有什么吩咐?”

 “出去后关上门。还有,下次进来时敲门。”对不停跟自己点头的女子,说着,他再看向一边怒瞪自己的女人,他忍不住下了决定“下午的会诊取消。”

 “取…取消?”一直不曾因公共假期休息的柯医生,在诊所休息三个月后重开而每天营业十二小时的柯医生,竟然在两星期后的今天打破记录的提早关门?她不相信地确认“是要延迟吗?”

 “取消!”大声重复着,然后抓紧手中的女人把往除了他之外,没有人进入过的密室走去。

 “你要到我去哪里?”发现他们进了一个又一个的门,走着有点像在别墅时她和亨特房间之间的通道,梨夜心里一阵不安,不住提高升了声量“你只是我的医生,你没权利把我拉走的!喂!你到底打算把我带去哪里?怎么不回答?喂!啊…!”

 “喊什么?”

 “你突然停下转身,我当然会吓到大喊。”梨夜不明白这个医生怎么会令自己一度又一度地生气。

 “到底几个月了?”看着眼睛因生气而睁圆的女人,他忍住突然想要她的望,声问“你到底怀孕几个月了?”

 “医生,是我要你帮我检查,你现在却反问我几个月?”梨夜因怒气而呼开始急促,她问“我如果知道几个月,我还要来给你检查吗?我本都不确定我是不是已怀孕,你却问我几个月?你没帮我检查,怎么肯定我怀孕了?”

 “那时候本没…没避孕措施吧?”

 “你…怎么这样问?”梨夜害羞地不答反问。

 “看你那副傻样就知道没用。”他皱眉,叹气“不用检查了!你马上给我结婚!”

 “医生,你是不是有问题?”梨夜哭笑不得,看着绿眼的男人,笑问。虽然医生带着口罩遮住了下半边脸孔,但她仍感觉出医生此刻有多认真。感动让她忘了生气,她笑着摇头“医生,我现在,第一,还没确定是否怀孕,第二,我不明白为什么我怀孕就要结婚?我一个人也可以养活我的孩子!”

 “你打算让孩子成为私生子?”

 “私生子也不关你的事!”医生突然变得凶恶令梨夜使力挣开突然被紧握的手腕,心里不快地大喊。

 “梁梨夜!你是在看我不会对你生气是不?”

 “医生,我真的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生气?”梨夜大喊“我要结婚与否,是我和孩子的爸爸的事,本不关你这个医生的事!”

 “好。不关我的事。那,你给我保证你会联络孩子的爸。”

 “医生,你太多管闲事了!我只是你的病人,你实在不需要管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私生子,也不该管我会不会联络我肚子里孩子的爸爸的!”

 “你认为我们的关系真的只是医生和病人而已?”

 “我们当然…”梨夜笃定的话因为看着医生带揶揄的绿眼,和想起自己曾在他帮自己检查时达到高而感羞涩,而别开脸,小声回答“上次只是检查而已…”

 “检查?你…”忍住怒气,问“你是不是和太多男人上而不确定孩子的爸是谁所以才不联络孩子的爸?”

 “医生,我现在还没确定怀孕!”

 “结婚吧!去找孩子的爸,然后结婚。”

 “医生,不是说我要结婚就结的。孩子的爸爸和我已经很久没说话了,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也是两星期前。医生,我不认为我突然去找他说我怀孕的事,他不会把我被当成敲诈他的骗子对待我。”梨夜想起亨特之后对自己的爱理不理的态度,难过地摇头“而且,他可能已到了新的女朋友了,或许他本不打算负责…”

 “你没去找他,怎么知道看他不打算负责!”

 “医生,你好像真的太过关心我了。”梨夜感动地转向医生,发现医生一脸担忧,她忍不住安慰“医生,你别担心,我一个人真的也能照顾好孩子的。”

 “你就对…对他这么没信心?”

 “我是对自己没信心。”梨夜苦笑“医生,我不是美女,又没身材。和他,只是刚好时机对而上。天时,地利,人和。我们两个,并不是因为爱而上。医生,你认为会有男人会为了责任而娶一个和自己上时没避孕而怀孕的女人吗?”

 “你回去吧!”口突然冒火,他打开房门,冷声说道。

 “是。我知道了。”梨夜叹息,这个医生真的不是普通的多变子,无奈地点头,走出了房间。发现前方就是电梯,她按了往下键,在电梯五秒后打开时,走了进去。

 在电梯里,她的思绪仍然很茫然,很

 这个结果,似乎和她自己来诊所的目的不合。她本打算让医生做个检查,想证实自己是否真的怀孕了后,再做下一步决定。但现在,她似乎不但没做到检查,而还被医生建议她主动找亨特?

 唉,亨特怎么可能会要娶她。 T·8XianXS。COM
上章 让了你我真的不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