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让了你我真的不舍 下章
第13章
 “我们马上结婚。”

 “亨特,你是不是有问题?”梨夜皱眉,看着吃着她煮的晚餐的英俊男人,听他说出这奇怪的六个字,她心情好复杂。这个甜美的六个字,却不像是请求,反而像个命令。盯着一脸非常认真说着要结婚,却仍然吃得一脸美味的男子,放下叉子,她开口问“你怎么突然要结婚?”她实在无法理解亨特怎么会在一见面就说要结婚。

 刚才,在她走去诊所前,就接到了他的电话。亨特命令自己跟着已在诊所门外等着的林海,到他的公寓去与他见面。

 “梨夜小姐,小少爷说让你先准备吃的,他一会就回来了。”林海把车子停在公寓前,对她恭敬的开口,然后把手中的钥匙给她“梨夜小姐,这个是小少爷要我给你的备用匙,请你好好保管。”梨夜挤出笑容,道谢拿了钥匙,心里的一对问题让她没开口纠正林海对她的称呼,就直接下车,往公寓走去。她真的很奇怪自己的行踪怎么被亨特了如指掌,但她却不敢开口问。她怕自己的问题会被他取笑。

 “你竟然问我怎么突然要结婚?”

 “你一个月后突然出现要和我结婚,我当然会奇怪。”惊讶地看着亨特和医生生气时一样弯起的眼睛,梨夜心跳突然停止。两双眼睛真的很像,除了一双是绿带着眼镜,一双是没眼镜的褐眼睛,她心存怀疑地问“亨特,你和医生是…是不是有亲戚关系?”

 “你脑袋在想什么?”看着因为自己的大喊而努嘴的女人,他竟然想体验一下那双嘴的柔软。忍不住低声诅咒,再深口气,再用力吐出,问“你在说什么医生?”

 “你突然要结婚,难道不是医生告诉你我怀孕了的事?所以你才会这么刚好知道我在诊所,而要林海来接我来这里,是不是?”梨夜不相信世上有这么刚好的事情,而且,两双眼睛除了眼珠颜外,本是一模一样。不过,她的确也没看到医生鼻子以下的脸,可能是完全不一样的脸孔吧?难道这真的是巧合而已?“嗯,好,那你说,你怎么突然要结婚?”

 “我说要结婚你难道不该感地马上接受?”歪起嘴角,笑着问“怎么还一直要问原因?难道一定要有理由你才肯嫁?”

 “亨特!我是认真的!你突然说要见我,突然又要结婚的,真的很奇怪!”

 “什么好奇怪?我也是认真的。”

 “我还是觉得很奇怪。”

 “你答应就是。其他的,我都会安排。”

 -----

 “太好了!梨夜,你下星期就要结婚了。妈妈好兴奋哦!”“妈妈,你当然兴奋!我看你是以为大姐没人要了吧?想不到未来大姐夫还是个模特儿!”

 “是啊,除了外表完美外,看起来人品也不错。唉,真只可惜我已名花有主了。”

 “好了!你们都上楼去!我有话要问你们大姐。”在两个孩子离开后,梁爸爸即刻开口,问着静静没出声的大女儿“那个叫亨特的,是真的喜你才娶你的?”

 “阿元,人家亨特不是说他们两个在上次工作时,就在恋爱了吗?你在怀疑什么啊!”“如果真的在谈恋爱,为什么在这次工作回来后,整整半个月他都没来找我们的女儿!”

 “可能亨特是模特儿会很忙…”

 “秀,你又不是他的保姆,你怎么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忙?你别因为有人要娶我们的女儿就不管那男人的来历就急着把女儿嫁出去!”

 “我几时不管亨特的来历了?亨特和他的父母明明很有诚意地来我们家…”

 “但才一星期!”梁爸爸非常无法接受一直在自己身边的女儿突然间出嫁的消息“这么短的时间怎么足够准备婚礼啊?”

 “亲家那里不是说他们会安排?他们这么有钱,你就别心了!他们开这种公司的,要人准备礼服、化妆、场所之类的,三天也没问题,更何况是八天的时间!”梁妈妈看出丈夫对大女儿的不舍,她耐心地继续解释“而且啊,那天的子是未来半年内最好的子,你难道不想我们的梨夜出嫁那天是个好子,好让她幸福过一辈子吗?”

 “问题是,现在这个婚姻是公开的吗?”梁爸爸当然知道自己子说得对,但他还是非常不这一点“为什么我梁自元的女儿结婚要这么寒酸?”

 “阿元,梨夜的婚礼哪有寒酸?亨特他们家人今天不是告诉我们酒席将请在六星级酒店吗?而且,这婚姻除了要对其他人保密外,我们双方亲戚都无需隐瞒啊!”梁妈妈放柔声音安抚着脾气暴躁的丈夫“亨特和我们梨夜一样,都是模特儿,结婚的事,还是低调好。”

 “低调就是委屈梨夜!”

 “也是一样委屈亨特啊!阿元,婚姻是平等的。况且,梨夜本身也不觉得委屈啊!是不是,梨夜?”

 “是啊!爸爸,妈妈,你们就别为我的事吵了。其实,对外保密的事,我也觉得很对。”梨夜在爸爸妈妈终于问了她的意见后,忙开口道“其实,亨特还算很…很有名气,如果和我结婚的事,让大家知道了,我这个因为巧合与幸运才当上模特儿的女子,在公司里一定很不好过的。还有书雅,她很喜亨特的,我一时真的也不知道如何告诉她我要和亨特结婚的事。”

 “你看,明明是我们自己女儿有苦衷。可能亨特还是委屈的那个人呢!”

 “那你们是打算隐瞒多久?”

 “暂时而已。迟一点我们就会公开了。”听出爸爸软化的口气,梨夜马上回答。

 -----

 就那样,一星期后,在双方家长与较为亲近的亲戚观礼下,梨夜和亨特在六月尾举行了结婚仪式和办了非常豪华酒席。

 婚后,梨夜搬去了亨特的公寓。除了林海和李贺,没有其他人知道她和亨特结婚的事。

 在结婚的一星期后,梨夜收到DCT的通知,说李贺要她到公司去讨论Capture的第二拍摄。据载她到公司的林海所言,李贺提早半年播放先前在别墅拍的Capture短片受到很多观众的爱戴,甚至还有网友到网上留言,还为他们七个各开了网站。因此,Capture的第二拍摄才会来得如此突然。

 “梨夜!好久不见!啊?你好像胖了哦!”书雅看着穿着一身蓝黑连身裙,却仍看出长胖了不少的女人,惊讶问“从别墅回来后才一个月,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你是不是每天都在吃啊?”“我…有点。”梨夜习惯地抚摸肚子,笑着回答,保留了她怀孕的事。

 其实,在和亨特结婚后的隔天,亨特就要她去医院做检查。

 “我会陪你去,就今天三点,如何?”

 “你陪我去不就让大家知道我们的关系?”

 “这么怕大家知道我们的关系?”

 “明明是你说暂时不公开的。”发现身体被紧抱住,梨夜心里不大地推开扰自己思绪的男子。

 “但你自己也同意的不公开的。”

 “你打算把这一切怪在我身上?”梨夜嘟嘴反驳“明明是你觉得我不能见人地不想对外公开我们结婚的事!”

 “不是因为你不能见人!我是因为…我是因为暂时不方便。”她记得当时亨特的脸是多么的为难,然后他又皱眉接下去责问自己“你如果不,结婚前怎么不说?我看你自己也不想把我们的关系告诉其他人吧?是不是怕被你爱着的男人知道你结婚的事?”

 “你在说什么!”她推开亨特在自己下巴的手,不地大喊“我看你才是怕书雅知道吧!”

 “好了!我们别为这小事吵了。”身体再次被用力抱紧,感到亨特已起的望抵住自己的腹部,梨夜因私处昨晚被几近疯狂的进出而残余的疼痛而决定挣扎。结婚后,她发现亨特有个很奇怪的癖好。他似乎很喜看自己生气,然后总在她生气后,他就会像孩子般开心笑着。而,她自己婚后的怪癖就是,她喜看亨特笑,看亨特想要自己时的样子,就像现在…在她正无可救药地傻傻盯着亨特好看的笑脸看时,她却发现自己的双脚被向外扒开,耳朵被舐,再以充的声音惑着她道“梨夜,我要你。”在亨特坦言要她后,他们两人又做了所谓的‘要’两次。之后,还是她怕了亨特无法克制的望,而答应和亨特到大医院去检查。然后,在亨特的朋友──Steven医生的证实下,她已确定怀孕三个半月。

 那天后,亨特虽然没表现异常,却在要她的时候,比先前还温柔了些,甚至次数也有尽力的克制着。本来,她也以为亨特是不再对她感兴趣,但每次她忍不住把视线瞄向他时,都发现他正以充望的眼睛望着自己,在她问后,才知道原来他怕伤害到孩子。

 听着亨特的回答,她觉得有点惊讶。她一直以为,至少亨特是从医生那里知道,或是林海跟踪她去诊所而怀疑自己怀孕的,但以在她证实怀孕,亨特才来节制自己的望这情形看来,似乎意味着亨特在先前本没想过她是否怀孕的事?

 难道,亨特不是像她以为的,是因为她怀孕才和她结婚的?难道,亨特是…喜着自己吗?

 “我觉得Liah很可爱啊!我还觉得她变美了!Liah,快说,是不是偷偷去整容了?”

 “我还是一样啊!”听见迈尔的玩笑话,梨夜因适才想起与亨特的甜美,嘴角仍上扬地回答着。

 “我看是有了爱情的滋润吧?”费利西娅发现身边被自己紧拉住的男人正以令自己妒嫉的惊眼光望着明显发胖不少的女人,她实在无法理解男人的眼光。看着迈尔喜的伊万也一副爱慕的眼神,她忍不住附和她不大喜的女子的话“话说回来,Sue说的也对。Liah的确比上个月胖了很多。德安,你说是不是?”

 “我倒觉得更加引我的目光了。”德安对梨夜半开玩笑,半认真地笑着回答。

 “胖就是胖了。”费利西娅带着火气补上一句。

 “既然大家都到齐了,请到里面来。”林海在放下梨夜小姐后,他就即刻进入停车场泊车,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赶来。听见他越来越喜的梨夜小姐竟然被不好的语气批评,他马上代替不在场的小少爷保护梨夜小姐地打断难听的话题,把大家带往会议室去。看来,小少爷的顾虑是对的。梨夜小姐的确需要他来保护她,以防止其他男人以欣赏的眼光不忌讳地注视着她,还有其他女人对她不尊重的冷嘲热讽。打开会客室的门,再瞄向心情似乎一点也没因此而低落的梨夜小姐,他却仍然心疼她地去倒了杯温水,然后故意当着大家的面给梨夜小姐,再小声道“梨夜小姐,你先坐下休息,小少爷应该很快会到了。”

 “好。谢谢你。”对林海挤出笑容,然后坐在沙发上,喝下了手中的温水。在林海出去后,迈尔和书雅却走到她面前,问她和林海到底什么关系,还警告她林海的女儿已经很大了。梨夜听后哭笑不得“我和他不是那种关系啦!”

 “那快坦白,你是不是像费利西娅说的,有了爱情的滋润?”

 “是不是和亨特?”迈尔听了Sue的问话,也急着问。

 “亨特和梨夜?”书雅皱眉“迈尔,你怎么会这么问?”

 “Liah,快说,是不是?”迈尔忽视Sue的问题,问着面的女人。

 “李贺进来了!”发现李贺打开门走向长桌,梨夜马上站起身,躲开不可坦诚的话题,也走向前坐下。

 “亨特还没来?”李贺看着上星期才参加他们婚礼的新娘,问。

 “还没有。”书雅奇怪李贺怎么会问这明显的问题,还望着梨夜问。忍不住,她皱眉,大声回答。

 “林海有说他就快到了。”梨夜猜李贺大概问亨特几时会到,而礼貌地回答。其实,她很感李贺帮忙说服亨特让她继续Capture的第二拍摄。在李贺要她继续拍摄的时候,亨特马上代她拒绝了。还好在李贺半拜托,半威胁要亨特和她结婚事情情况下,亨特才无奈点头答应。

 “我们先开始吧!”李贺心想既然亨特已知道他今天打算说的事情,就把剧本传给大家,不准备等亨特地开始会议“相信你们都已知道我们播出的短片广告很受大家喜。因此,公司已同意我续拍的提议。这次的拍摄和之前的不一样,播放时期会比较长,但由于是常年拍摄,你们七人不需要同时拍摄,拍摄时间也会比较轻松。这次的播放方式会从下个月开始,每星期播出五分钟广告片段,连续播一年。我先声明,我希望当我通知你们前来拍摄时,别告诉我不行。你一次不行,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永远的不行。我会不留情地直接删掉你们的部分。”

 “一年的意思,是我们在一年内,都必须对你随传随到?”费利西娅有点担心地问“我下个月要到法国拍摄秋冬衣服…”

 “你可以选择去法国,会留在这里等候我的通知。”李贺冷声回答。

 “我知道了。我会留在这里。”费利西娅点头。比起一星期的拍摄,她当然选择这个为期一年,公司里最重要的产品的拍摄。

 “好。今天我会开始拍摄。”李贺的话因突然打开会议室门的男人而停。他发现亨特的眼睛有着焦虑地四处张望,然后停在他明显已爱上的女人身上,再走向她。这个亨特,要大家帮忙保密不他和梨夜结婚的事的,是他自己,但他却无法克制自己对这不自觉散发感的女人的望。李贺相信,不需等这第二拍摄完毕,他们两人结婚的关系,一定会因亨特而。这,何尝不是好事?甚至,还是个免费宣传呢!想到这点,他就非常兴奋,他忍住笑意道“亨特,你和梨夜今天就开始拍吧!”

 “李贺,你是说我们都可以回去了?”迈尔因不必工作而高兴问道。

 “除了亨特和梨夜,你们都可以回去。”

 “今天就只拍他们?”羽帆不喜亨特正盯着梨夜看的眼神,皱眉问“剧本大家都没被吧?”

 “不必说话,我只要拍几个动作就好。”李贺笑着回答。亨特和梨夜这两人啊!他们的互动本无需剧本的支柱,也最能表达出他想要的结果。

 “李贺,我们想留下看,应该可以吧?”德安不想这么快离开许久不见的女人,急切地问。

 “好。要留的,就留下。没事的都可以回去。”李贺发现自己真的有点迫不及待了! t,8xiAnxs!com
上章 让了你我真的不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