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让了你我真的不舍 下章
第14章
 更衣室里,传来女的轻泣声,还有男的深沈息声。

 “亨特,外面…”梨夜因为在自己房和私处的两手而无法完成拒绝的句子。她想不到亨特竟然会如此大胆地直接跟着她进入更衣室。当她正要关门却看到亨特时,她惊讶得不知如何反应,还好亨特帮她把门锁上了。在四眼,没有语言的谈下,亨特了她的全部衣服,包括内衣与内。赤的她,颤抖着。为了外面的人或许发现他们两人在里面,而颤抖。为了想要这个正着他自己衣物的男人,而颤抖。然后,在两人都赤下,亨特过于急切(自知道她怀孕后,他就不曾如此急。)地吻住她的嘴,手,覆上她的房,另一手,则直接进入她深内。此刻,她想要这个男人抵着自己腹部上的硬物体,但,她同时害怕着他们在紧闭更衣房里的事会被外面的其他人发现。“呃唔…!”

 “对不起。我忍不住。”他知道不该,但,他知道那两个男人为了她而留下,他就气,就…妒嫉。他看着头仰上,嘴微张,呼急促的女人,他无法顾得孩子地继续在狭紧的通道中动。

 要这个女人,他要这个女人,要这个女人只属于自己。

 -----

 “你别这么靠近。”梨夜感到抵着自己身后的望,忍不住小声提醒。

 “是你一直贴着我动,我当然会有反应。”

 “我哪有?”脸红反驳。

 刚才,李贺要已换好衣服的亨特和她一起抱着合照时,她就有点不好的预感。果然。李贺要亨特从后抱住她,而且还强调是‘紧抱’。然后,李贺回到摄影机前,就命令她一下子往后靠,一下子头往左,下身往右,下子又要下身往左…如此的近距离摩擦,亨特适才在她体内释放的望,才又轻易被挑起。

 难道,这是李贺的目的?

 “梨夜,别皱眉。”李贺严声警告,然后又命令“亨特,手贴近她部,我要暧昧!你们整个身体硬透了!亨特,你如果不行,我会让德安或伊万上。”听着李贺的威胁,他不再克制自己地把望贴向身前的女人,一手托住她的部按向自己,一手再摸向她柔软的房,紧合着她的左房,按捏。听着她急促的息,他真向马上要了她…即使他刚才才…该死的李贺!这就是他一口反对的原因之一。之二,当然是他老婆的感模样会被迫让其他男人欣赏到。

 “亨特,我…”

 “别拒绝。除非你想让其他男人抱你?”

 听着亨特的问话,梨夜不再抑地任由自己在其他六人的注视下被丈夫亲密的抚摸。她感觉到亨特的膛起伏变快,她有点担心地想稍微避开,但却发现亨特竟然伸出舌头自己的左耳。她惊讶地移开,抬起视线,却发现亨特的眼里竟然有着强烈得不加以掩饰的望。

 梨夜摸着被的耳朵,发现自己的心跳也加快了,她小声提醒“大家都在…会看到…”

 “好!卡!可以了。明天再继续。”李贺意看着本是想直接上的两人,掩住笑意,道“你们…可以回家了。”

 “我们现在回去。”

 “好。”梨夜知道亨特的急切回家意味着什么,但她的身体也有着同样的需求。因此,她用力地点头。

 “你们要去哪里?”书雅看见亨特抓着梨夜往外走,她走到他们面前,问。

 “我…我们…”被好友一问,梨夜突然词穷。她竟然忘了他们在人前不是夫关系。她…被望冲昏了头。她慌张地挣扎,却发现亨特一脸怒黑。她小声乞求“先放开我,大家会误会。”

 “误会什么?”皱眉,望着一脸为难的女子,他的口的怒火烧得更猛。她这么急着避开自己的关系,难道真的是因为那个她曾对自己坦白她喜的伊万。看着两个男人正走过,他想也不想地开口“我要带她去见她的丈夫。”

 “丈夫?Liah,你结婚了?”迈尔惊讶地问。

 “我…我结婚了。”不喜撒谎的梨夜只好点头承认。不解地看着亨特,不明白他到底在打算什么?带她去见她的丈夫?她的丈夫不是他吗?

 “梨夜,你几时结婚的?和谁结婚?怎么没告诉我们?”

 “我刚结婚不久。”梨夜不置可否地小声回答。

 “对方是谁?你家人介绍的吗?”

 “是医生。柯亨特医生。”

 “亨特,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柯宏特?名字有点。”

 “好像是…”

 “没事的话,我们先走了。”听见费利西娅的话,梨夜紧张地反客为主,把亨特拉走。

 -----

 “我不知道你竟然比我还急。”

 “我是怕费利西娅你的身份啦!”因为亨特的揶揄,梨夜忍不住对驾驶座上的他说教“你怎么可以说出你的全名?你难道不怕你的身份被大家知道?而且,你刚才直接拉走我真的很尴尬!”

 “不把你拉走,好让你搞婚外情?”想不到这女人还真的很关心自己,他藏住心里的暗喜,忍不住想逗她生气地故意坏坏问道。

 “就算是我搞婚外情,你也不需要讲话啊!什么柯亨特医生?你怎么可以说话?”在结婚后,看到结婚证书上的名字,才知道他的名字叫柯亨特。也听了他家里的人叫他亨特,但,我不明白的是,他怎么说了自己的真名,又骗说是医生?难道,他故意玄虚?好让大家不知道猜不出柯亨特是谁?原来,他还是不想让大家知道自己和他结婚的事。这个发现,令她有点生气“而且,又不是我自己说我结婚的事的?你如果觉得这么怕被别人知道我们结婚的事,那就不要说啊!说了自己的名字,又骗说是医生!你…”“好了!别再生气了。”对于女人的唠叨,他竟然不觉得烦,还为了这女人在意自己隐瞒他们结婚的事生气而高兴。握紧女人的握拳双手,他咧嘴问“你是不是想告诉其他人你是我子的事?”

 “我哪有?告诉大家的明明是你!”想不到自己生闷气的原因竟然被看透,梨夜尴尬地低头。自己的确为了亨特的编谎言生气,但想到他或许因为急着拉自己继续那…暧昧的事,而说出了自己的和他的关系,她就有点窃喜。

 “喂!你是生气,还是高兴?”忍不住捏住身边女人带着微笑的上,问。

 “我是担心啦!”拉着在自己上的手,紧握住,转开话题地,说出心里的担忧“亨特,你情愿给我十二个条件来保密你是小少爷的事情,但你刚才却说出了自己的真名,你难道不怕大家知道你是小少爷的事?”

 “他们会以为你嫁给柯亨特,嫁给DCT的小少爷,他们不会知道你嫁给了我。”歪起嘴角,把车驶进停车场,反握住握住自己的手,听到她担心自己,他就觉得好开心。“下车吧!”

 “好。”梨夜点头附和。然后想到自己似乎太习惯了服从他的命令,忍不住傻笑“柯亨特,看来,你很成功地把我训练成听话的子哦!”“这是我的荣幸。下车吧!我的乖。”

 ----

 “你们两个到底是不是才刚出世啊?一岁的孩子都比你们会听我说了几百遍的话!你们给我过来!”李贺在数十次拍摄都得不到自己要的结果后,忍不住破口大骂,把伊万和德安拉到角落,他大声问道“你们的问题到底是什么?之前和梨夜拍摄时,你们都很不错,但这次是怎样?她是怪物吗?要这么避开她吗?”

 “她结婚了。”羽帆说出了心底在意的事情。“我无法抱着已婚的女人,还把她当成是自己想要的女人。”

 “你前天抱的那个女人已有三个孩子!你却抱得这么自在?”李贺一听,再次提高声音大骂“你是心有鬼!德安,你呢?别告诉我你也是因为她结婚了!”

 “我太想要…她。李贺,我会失控的!”这次,李贺的要求比上次在别墅还开放,在别墅是有其他人的注视,但这里,只有他们三个与李贺他们三人,他…害怕自己无法克制自己对她的望,再像上次那样惹她生气。

 “你不需要忌讳。现实,她是结婚了。”李贺在心底暗地诅咒。亨特真是个醋王!他竟然给自己制造了这么多问题!是他做了初一,别怪他做十五。无法下,他坏心地建议“你当然可以对她失控。这一年的拍摄里,你们的肢体接触最多。而且,你们上星期也看到了亨特和她的拍摄,亨特也知道她结婚了,也一样给了我这么煽情的画面,难道,你们不可以?”

 “好。我试试。”德安听了李贺的话,才突然清醒。对啊!他似乎顾虑太多了。

 “伊万,你呢?”

 “我也试试。”羽帆大笑点头。他竟然被妒嫉冲昏了头。既然这拍摄是唯一可以接近已婚的她的机会,他又别扭什么呢?

 ----

 “对,就是这样。”看着两个终于进入状况的男人,李贺点头称赞,忍不住,他从口袋里拿出照相机,对着两男一女不停按下快门“太好了!就是这样!对!”本来就知道这场要拍亲密举动的梨夜是有着心理准备而来的,在羽帆与德安对自己如此…放肆前,她还是非常自在的,但现在,他们两个男人明显抵着她身的起,她怎么也无法自在起来。不过,她却发现李贺则非常意他们两人的态度,与,她的不自在。怎么会这样?

 剧本上说的是要拍摄三人的纠,李贺要她自在就好。自在。但她真的无法自在。

 羽帆,明明已说好和自己保持朋友关系的羽帆,怎么一脸充望地望着自己?他难道忘了自己已结婚?她看着充明显望的眼睛,马上向后避开,却发现碰到了另一个抵着自己的硬物。她,左右为难。突然,德安把自己的脸拉向他,再低下头…天!是要吻自己吗?刚才李贺是有和他们两人细谈,难道是要多这一幕吗?突然,在自己脸上的手被拨开,换上了另一只手,手的主人再低下头…天!她不敢看了!

 “你搞什么?”

 发现自己被另一人拉走,梨夜以为是德安,但却听见羽帆不像在拍摄中的冷静大喊,她才睁开眼睛,却惊讶看见突然来到的亨特。他竟然是那个拉走自己的人。

 “亨…特,我们在拍摄。”梨夜小声提醒。

 “你在搞什么?怎么突然来这里?”

 “我…我临时接到李贺的通知…”

 “你以为林海是谁?竟然敢叫林海来接你?如果不是他告诉我,你是不是打算瞒着我来这里让人上了?”

 “什么让人上?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梨夜不地嘟着嘴。

 “亨特,你说话尊重点!什么上!我们还在拍摄,你是不是头脑有问题?”羽帆不舍得梨夜被侮辱地开口大骂。

 德安看着就快打上的两个俺男人,和在他们中间似乎很为难的女人。他非常奇怪亨特的无礼出现,怎么没受到在场的任何人出手按控。李贺还是拿着照相机对着他们,李贺的两个助手一个则看着摄影机似乎在继续拍摄,一个则在看了他们后,又不停地在纸上猛写东西。似乎,他们现在的闹剧,还在拍摄当中。他不记得剧本上有这一幕…“过来!”

 “我才不要!”梨夜仍然不亨特的无理指控。

 “你是不是忘了你是谁的子?”

 “她是谁的子也不关你的事。”羽帆不忍心亨特继续对着自己喜的女人大喊,心疼地把她拉到自己身后,大喊“你干扰到我们了,请你离开!”

 “是你在打扰我们!李贺!你给我过来!你说,这是什么意思?”转头看到对还对自己按下快门的男人,他大喊“你早就计划好的是不是?你给我过来,还拍什么?”

 “亨特,你控制一下自己!”梨夜知道亨特的小少爷脾气又犯,曾看过他给林海的难堪样子,她有点怕她对着德高望重的李贺大导演开骂,马上从羽帆身后走向亨特,拉住他,对着凶狠的脸孔,试图让他冷静地强调“我们在拍摄,拍摄。”

 “我就是不!”

 “你凭什么不?”羽帆因为梨夜竟然从自己庇护中主动走向亨特,而怒火中烧,也提高了声量“再说,你不是说梨夜结婚了,不你也管不着吧?要管也是叫她老公来管吧!”

 “李贺还在拍。”德安发现李贺快速的按下快门,皱眉提醒。

 “我就是她老公,怎样?他要拍就拍!这本是李贺他妈的王八蛋的目的!”全场突然一片寂静。除了摄影机的快门声响。

 梨夜暗自希望大家是因为听见亨特突然大骂李贺而呆住,但她心底却十分清楚,大家的呆目,绝对是因为续一星期后,亨特再次失控,说出了他们二人之间的关系。

 “你是她老公?”年长的德安先找到了声音,问。

 “亨特,你在说笑吗?我认识梨夜比你好早,你们的关系我很清楚。”羽帆不相信地摇头大笑“而且,你不是说她的老公叫柯什么特吗?”

 “柯亨特。”德安提醒。

 “对,柯亨特。你说他是医生。你是医生吗?”羽帆讽刺笑道“说谎请按草稿!别因为妒嫉而说话!”

 “妒嫉?哼!谁在妒嫉?是你在碰我的老婆!我在生气!”

 “李贺真的还在拍。”白不停闪动的灯光让德安又提醒道,但,当然,他的话又被忽视了。

 “老婆?你的老婆?”羽帆不想相信,他把在亨特说着把自己气疯的话时而紧拉住亨特的手忖的女人拉向自己,试图藏住心里的担忧,柔声问“梨夜,他在说谎吧?你说,你不是真的嫁给他吧?”

 “羽帆,亨特说的是真的。”既然亨特已口说出,她也不想再隐瞒自己和他的关系了。她,想让书雅知道自己和亨特的关系,不喜书雅一直打电话告诉自己她和亨特今天拍得如何亲密,昨天拍得如何烈。因此,在李贺今天突然打电话给自己时,她才会想也不想地答应了。半是不想拒绝李贺,半是,坏心机地想看亨特知道后的反应。但,在她拍到一半就闯进来的亨特,却是和她的计划不符。她是想回家后再炫耀给亨特听的。她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你们…结婚?几时的事?为什么上次还要骗大家?”

 “我怕书雅知道后生气。”羽帆的温柔,令她说出一半的原因。

 “真的是这样?”羽帆不相信从不曾说谎的梨夜会主动提出这提议要隐瞒“是亨特不想让大家知道你们结婚的事吧?”

 “但他现在不是告诉你们了。”梨夜反反驳。她不喜听见别人说亨特的话。这个发现也令她非常惊讶。

 “你竟然帮他说话。”

 “她是我的子,当然会帮我!”

 “卡!好!”李贺在亨特把梨夜搂进怀里时,突然笑着大喊。然后走向他们四人,尴尬地道歉“亨特,对不起,突然把梨夜找来…”

 “我已经跟你说过了,要她来时,要事先给我知道…”

 “不会有下次了。”看着凶着脸把一脸抱歉的梨夜拉走的亨特,李贺的嘴笑得无法合拢。呵呵!真的不会有下次了。他今天已拍下了足够维持三个月的重要珍贵镜头。

 -----

 “是你自己食言的。”在亨特仍然保持沈默地黑着脸走进公寓里时,梨夜忍不住先打破沈静地开口了。

 “我又没说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我没紧张。”看着没有一点软化的男人,她的确是有点不知所措,但却嘴硬的否认。

 “打电话找不到你,真的让我很气。”其实,他十分明白自己不是生气她,而是气自己竟然这么在意她。想到刚才把她护在身后的伊万,他心突然觉得害怕这女人会变心地把她紧搂进怀里。感觉着她快速跳动的心跳,暗想或许是因为自己,他就有点高兴,进而回想到这女人为了自己反驳她曾爱慕的男人,他的气,竟然瞬间消退了。只有她,会让自己的火爆脾气这么容易就降温。只因为对象是这个自己已非常在意的女人。收紧手力,把女人放到腿上,一起坐在沙发上,不放心地问“如果不是我打给林海,你是不是打算神不知鬼不觉地隐瞒我了?” t,8xiAnxs!com
上章 让了你我真的不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