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豹女虎男 下章
第11章 外面蒙着盖头
 ***这两天皇上的心情好极了,而皇后的心情则比较的郁闷了,因为自从那天皇上出宫后,皇上就很少来找她了,一到晚上,就会出宫,而且,听她的心腹小太监阿震说,皇上是去找一个叫丽珠的青楼女子。

 起先皇后也是不以为意,一个青楼女子,能得住皇上吗?皇上已经不能人道,怎么可能会恋青楼女子呢?但,多少她也有些担心,凡事都有个万一呢?她的担心果然成为现实了。

 三天后,皇上把那个丽珠接进宫来,并打算册封为丽妃。当皇上把丽珠领到李皇后的面前时,发现那个丽珠长得也算可以,不过毕竟是自己的对手,她有心要给对方一个下马威,让她知道,后宫的老大是李皇后。

 “婉如,这是丽珠,从今起你们就是好姐妹了,她出身可怜,你这个做姐姐的,可是多让着她些才好。”

 皇上为双方做了介绍。皇后象征的握了握丽珠的手,皮笑不笑的说,“丽珠妹子呀,姐姐脾气不好,往后要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你可要多多的包涵呀。”

 边说,边用力的掐了丽珠的手一下。“有劳姐姐费心了。”丽珠说着,回了手。“婉如,往后,朕不许你欺负丽珠。”皇上半开玩笑地说。

 几天后,边关传来了郝将军收复边关,终于赶走敌人的消息,朝中文武大臣俱是高兴万分皇上更宣布大宴三天,当晚,皇上当着众大臣的面,宣布册封丽珠为丽妃娘娘。

 本来这样的事是没必要当着大臣的面宣布的,毕竟这只是后宫之事,但皇上认定了丽珠是自己的贵人,他也有些担心众大臣反对,毕竟丽珠出身青楼。因此,才借着这个庆功宴册封丽珠为丽妃娘娘。众大臣中,曹少钦第一个赞成,接着礼部刘大人、吏部的秋大人、还有王丞相都祝贺皇上和娘娘,只有李尚书表示反对。

 “皇上,这个女子来路不正,出身寒微,只怕没有资格作娘娘吧。”李尚书说。因为皇上没有表明丽珠身份,只说丽珠是民间女子,所以李尚书并不知道丽珠的真实身份。

 说起来,当今守护边关的郝将军曾是他的门生,也无怪乎李尚书敢这么直言了,不过,敢于反对他的人,也并不是没有,“李大人,你的话就不对了。

 皇上龙体欠安,想来大家都有所耳闻,这位丽珠姑娘,能使皇上龙体恢复,已经是天大的功劳,试想,如果皇上龙体有恙,又如何能安心处理朝政呢?凭这份功劳,作一个妃子,难道过份吗?”

 曹少钦已经摆明了要对付皇后,所以对李尚书也不客气了,曹少钦抬出皇上来,李尚书当然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其它大人纵使有不同意见,也只能随着酒菜咽进肚中了。

 按说,丽珠能被封为丽妃娘娘,她应该很高兴才是,但在她的笑容下,却有一种掩不住的哀愁,在她心中,念念不忘的还是那位真心对他的人,至于皇上,本不能及那人万一。

 如果不是为了报仇的话,她才不希罕做什么娘娘呢?不过这种哀愁的感觉,反而使皇上对她更为怜爱,这对她,不知道是喜还是忧呢?也许是喜悦居比吧,至少,比起昔的赵后来,她现在是天上的子了。

 就在冷宫中,却是另一番景象。赵妃一边听着太监们说着郝将军如何打通敌人的事,一边尽心的擦着地面,现在的她只是冷宫的一个宫女,除了拼命工作,还能做什么?

 本来听到郝将军守住边关的事,她还盼着皇上能一高兴,把自己给赦免了,不想后来竟然听到了皇上又封了个丽妃娘娘的事,这个打击几乎让她昏倒在地,好不容易等到了晚上了。

 她终于忙完了那些劈柴、打水、扫地、涮碗等杂活,也准备吃饭了,却吃不下。饭太难吃,当皇上后,吃的是山珍海味,现在却是普通的食物,而且有的还有些变味了。

 上面更有些太监们故意上的唾沫和尘土,这让她如何吃得下去。但不吃就只能挨饿了,过了这么多天,皇后已经能勉强吃下一些了,她一边捏着鼻子吃下那些变味的饭,一边想着自己只怕是再也不能回复过去的子了,不觉下泪来。

 其实,她现在的遭遇也可以说是很惨了,因为以前作威作福,对太监和宫女都不好,所以现在他们好不容易让赵妃落到了手上。

 当然是想尽一切法子折磨她了,比如说扫地,有时她刚打扫好,就有太监把那些扫起的东西重新丢得各处都是,让她重新来扫。赵妃哭过,但她已经不是皇后,没有人买她的帐,哭了,反而会招致更大的羞辱,慢慢的,赵妃学会了忍耐。

 不过,如果忍耐能改变一切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也就不会是现在这样了,说起来,仅几个太监,还是不敢过于对她不敬的,但如果背后有人的话,那么情况就不同了。

 有些事赵妃或许能忍,但有些事,只怕她还真的忍不了,但这也由不得她了,此时天已经黑了下来,皇后一个人,坐在小柴房的破桌子前,桌子上只点了一的蜡烛。

 而小柴房中更连张都没有,能让她躺下的地方只有两张破毯子,枕头更是没有了,而毯子也是极薄,所幸现在天已经不太冷了,如果早上几个月,赵妃真不知道如何熬过去。

 当然,现在她的子也不好过,在吃了几口那些食物后便再也吃不下去了,一个人对着蜡烛发呆。“吱呀”一声,小柴房的门开了,一个三十多岁,面生横的侍卫走了进来。

 “四品带刀护卫黄浦江参见皇后娘娘,愿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黄浦江一进来,便双膝跪地,郑重地行参拜之礼。

 “什么?”赵妃一听,又惊又喜,连忙离开椅子,走向黄浦江,问:“黄大人,难道皇上要让你来接我吗?他一定是让我作陪庆功宴了,是啊,我是太子的母亲呢。”赵妃是高兴万分了。

 黄浦江抬起头来,略带轻浮的把赵妃是高兴万分了上上下下看了个遍,然后才说:“不是,是小人担心皇后不适应这里的生活,所以特地来看看,虽然皇上不要你了,但在小人的眼中,您永远是我们大明的皇后。”

 “哦。”赵妃一听,无力的坐在了椅子上,她心中的失望是可想而知的了,不过,她毕竟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当下淡淡说:“难得黄大人还记得哀家,我身体不舒服,大人请回吧。”

 “皇后身体不舒服,又没有人服侍,不如让小人来扶您休息吧。”说着,拉住了赵妃的手。赵妃奋力一挣,不想自己连来又累又饿,没有多少力气,不但自己没有挣开,反而向地上倒去。黄浦江用手一拉,赵妃便转为倒向了他的怀中,之后被他紧紧的搂住了。

 “大胆奴才!”赵妃动了真怒,“啪啪”两声,打了黄浦江两个耳光。黄浦江身强力壮,这两个耳光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他也不动怒,只是搂的更紧了,同时腻声说:“在这里,除了小人,还有什么人哪您当娘娘呢?”

 “大胆奴才,再怎么说我也是皇上的女人,你竟然敢对我动手动脚的!不怕皇上扒了你的狗皮?”赵妃不能挣,便企图把黄浦江给吓住。

 “我的赵皇后,赵娘娘,大家哪个不知道你是因为什么丢了皇后的位子,我想,皇上一定也于有你这样的女人吧?人,始终是人!”

 黄浦江说着,手一松,竟然左右开弓,“啪啪”两声,打了赵妃两个耳光。这下子,赵妃被两个耳光给打懵了,呆呆的站立着,半晌没有说话,她已经快被气疯了。

 “皇后娘娘,小人对您是一片真心,虽然皇上不要你了,小人却不忍心让您受苦。”说着,“啪啪”拍了两下手,一个太监拿了一个食盒进来。

 黄浦江掀开食盒的盖子,一阵香味传入了赵妃的鼻中。黄浦江把食盒里的菜逐一端了出来,放在了桌子上,竟然有十多盘之多,“皇后娘娘请慢用,有什么事需要小人的,直说便是。”

 黄浦江说完,和太监一起离开了,赵妃坐在桌子前,只见桌子上所放,竟然全是自己所喜爱吃的东西,“糖醋鲍鱼”、“清蒸鱼翅”、“味熊掌”、“酱烧猪蹄”、“莲子白玉汤”…足足摆了一大桌子。

 “既然已经落到这个地步,不吃白不吃。反正皇上不会再有孩子了,只要皇上驾崩,太子登基,那么自己的苦难也就结束了。”抱着这么一丝希望,赵妃把心一横,吃下了这些饭菜,同时,也代表着她甘于接受命运的安排了。

 注定了的事,本逃不了,吃了,也许是一种痛苦,但如果不吃,说还定会是更多的痛苦呢?许久不知味的赵妃,此时除了自求多福,还能作什么呢?***

 西宫之内,龙风花烛高燃,丽妃身着红嫁衣,头带凤冠,外面蒙着盖头,正坐在自己的前。“玉,虽然现在我成了大明的丽妃娘娘,但我心,仍然是属于你的。”丽妃小声地说着。 t,8xiANxs#com
上章 豹女虎男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