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豹女虎男 下章
第14章 边看边读
 每一下的,都让她痛得冒汗。在几十下后,终于不堪忍受,哭了出来,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长时间。

 只能盼着天快点儿亮,或者黄浦江快点吧,不过看样子,即使,只怕黄浦江还会想出别的法子来对付她。

 如此看来,也只有盼望天亮了,然而,现在只是半夜,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天亮了,或许那些太监们来了,赵妃会得救,但现在,她除了因为疼痛而痛哭外,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人说苦尽甘来,只是赵妃的甘,也太短了些。好了,赵妃的苦,比起后面来,本算不得什么了,这个能怪哪个呢?

 只怪她自己有被利用的价值吧。至于什么价值,很快大家就会知道了,好了,这一回就在赵妃的哭声中这么结束吧。***

 漫长的一夜终于过去了,黄浦江终于离开了赵妃的身子,任由赵妃瘫倒在上,自己则离开了冷宫,不过,他并没有发现,就在他走后,一个人从墙角走了出来,那人五十多岁,面目森,正是贾廷。

 他向着黄浦江离开之处冷笑两声,之后转身离开。东宫之后,李皇后全身酸痛,正在由小宫女为她作全身的按摩,昨天,她一连被那些守卫干了三十多次,道又红又肿。

 虽然她已经用那个大的角先生住了道,但因为实在是太多,在早上拔出角先生后,仍然有不少了出来,脏了,好在宫女不敢多嘴,倒也没有什么。李皇后先是吩咐宫女把那上的被褥洗干净后,同时换上干净的被褥。

 然后享受着宫女的按摩,她每天被那么多的注入道,相信很快就会怀孕,也只有怀孕,她才有可能打败丽妃,因为只要有丽妃在,皇上就不会来找她。西宫之中,皇上仍然在安睡,丽妃则已经起来,而曹少钦和曹九仁两人已经来请安了。

 皇上在睡,曹少钦和曹九仁两人当然不能去前请安,于是,丽妃便把二人到了外面的大厅中,三人坐下,寒暄了几句。“不知道爹来这里,有没有什么事情要女儿办呢?”丽妃的嘴很甜。

 “这可折煞老奴了,如今您是娘娘了,老奴只是您的奴才而已。”曹少钦连忙笑着说。“不,在女儿的心中,您永远是我的爹,当然,还有曹大哥,永远是我的好哥哥。”

 丽妃说着,向着曹九仁看去,眼中是哀怨的神。“好女儿,你有这个心,就足够了,爹仇人不少,你还是不要随便表和我的关系的好。

 当然,如果你还认我这个爹,在没事时,向皇上美言几句,就是对爹最好的报答了,好了,你还要服侍皇上呢,我走了。”

 曹少钦说完,转身离去。曹九仁也跟了出去。丽妃一直送出了门外,眼中颇为不舍。曹九仁伸出手来,握住她的手,说:“妹子,你永远是我的好妹子。”

 然后松开手,拍了拍她的肩,算作安慰,毕竟现在他们二人的关系还不能为外人知道,便是曹少钦。

 也不能知道,所以,除了这样安慰,曹九仁也实在不知道还能怎么做了,应该走的,还是得走,虽然丽妃心中万般不舍,但为了给夫君报仇,她是什么也顾不得了。

 不说丽妃,还是先看看曹九仁和曹少钦吧,当他们二人回到府上后,贾廷已经等候多时了,一见到曹少钦,贾廷便凑到他面前,小声的说了几句什么。

 “真的吗?”曹少钦笑着问,同时大力的拍了下贾廷的肩膀,说:“看不出来,你小子倒还有两下子,如果能使他为我所用,那么我们的行动一定会更为顺利的。”曹九仁看不明白。

 不过读者可能都想到贾廷所说的是什么了,“看来,我们也不应该再拖了,应该抓紧时间,采取行动才行,这一次,咱们一定要让那个小人再也爬不起来,对了,贾廷,你要想法子把那小子为我们所用才行。”

 “是啊,公公,是我们应该采取行动的时候了,至于那个小子,胆子倒真不小,不过看样子,他的福也不浅呢。我会想法子收伏他的。”贾廷回答。“什么福不福,本宫有你,也就够了。”曹少钦笑着对贾廷说。

 “爹,您打算对付李皇后了?”曹九仁问。

 “不,爹要对付的另有其人,你先不要问了,慢慢你就会知道了,另我,我看光她一个,只怕也不会有什么大的轰动,我们非得把事大点才行,对了,那小子手下有多少守卫呢?”曹少钦神秘地问贾廷。

 “有三百多吧,公公打算让他们也…?”贾廷话中,竟然有一丝不忍心。

 “怎么,人老了,心也软了吗?人可以老,但心不能软呀,还有那个地方也不要软,说实话,本宫真舍不得你呢。没办法,不这样,咱们又如何生存呢?要知道放长线,才能钓大呀。”曹少钦果然老巨滑。

 曹九仁完全不知道他们二人在说什么,但也只好在那儿干站着,等到两人说完,这才问:“爹,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事没有?”

 “哦,当然有了,我的好儿子,你亲自去见孙太医,把这封书信给他,然后他就会明白怎么做了,你可记住了吗?”曹少钦说完,递给他一个火漆封了千牛皮的信。

 曹九仁接过信,便急匆匆地去找孙太医了,曹九仁刚走,贾廷便凑到曹少钦身前,问:“公公还相信他?”

 曹少钦点点头,“是啊,不信也不行呀,作者不想让他死的,别忘记,人家是主角,不过,只要咱们努力,要对付他,有的是机会呀。我想,现在他还是会听我的话的。”“不过,咱们也不能不防呀。”贾廷提醒他。

 “唉呀,有你在,我还用得着担心什么呢。走,反正那小子不在,我也有些累了,你好好的伺候一下我吧。”曹少钦说着,拉了贾廷的手,两个人向着内窜室走去。

 至于两个人发生了什么,考虑到大家口味的不同,还是略过吧。再看曹九仁这边,终于见到了孙太医,只见孙太医正拿着一本“奇门遁甲”在看着呢?“五不遇时龙不,号为月损光明,时干来克时干上,甲时须知时忌庚。”孙太医一边读一边看。

 “世伯,原来你还爱看这样的书呀。”曹九仁连忙上前问候。“哦,原来是玉呀。你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没有看”奇门遁甲“而看疯对吧。因为我绝不会着急,看不懂的,也绝不会去想。刚才我占卜了一下,看来,我是要走了。”

 听他的话,倒颇有些不舍呢。“世伯为什么要走呢?”曹九仁问。“玉,来坐下吧。”孙太医等到曹九仁坐到椅上,才缓缓叹了口气,说:“作者嫌我话多,要把我喀嚓了呢。

 不过生老病死却是人之常情,至少,我老头子的身子是干净的,不会晚节不保了,像作者那样的变态,死了反而是件好事呢。”“为什么死了反而好呢?”曹九仁奇怪地问。

 “到最后一回你就明白了,也许以后你会哭,希望不死,但到最后,你会后悔的,这可是我从作者那儿偷听来的东西,算是天机了,你记好了,有哪一天你可能会哭。”孙太医说着,拿出了一张纸来。

 “到那时,如果你实在伤心,可以看看纸上的内容,不过我劝你还是不要看的好,因为这就是我所说的死了反而会是好事。你的来意我已经知道了,至于那个书信,你还是留着吧,以后也是你扳倒他的证据呢。

 里面的内容我已经知道了,他要的东西,就让贾廷那个变态晚上来取就行了,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没有?”孙太医可真比唐僧还话多。“我,当然有了,我想问前程,我和媚娘最后会怎样?”曹九仁问。“切,别来为难我了,我不能说,我知道结果,可就是不能说。

 你可能嫌我话多,不过这也没什么,因为这是我最后一次出场了,一个马上要死的人,就让我多说两句不行吗?”孙太医一连说了好多话。

 “行,死者为大,世伯请说吧。”曹九仁静下心来,决心听他说了,“好,孺子可教也。你一定奇怪为什么曹少钦对你不信任对吧。”孙太医问道。曹九仁点点头,“为什么呢?”

 “你真的笨呀,人家是傻子吗?你要对付人家,背后给人家一刀子,人家不发觉,可能吗?对了,一定要记牢,你如果不争取到新的靠山,别指望抱仇。像、曹少钦那个变态,和他在一起,早晚有你受的,除非作者不耐烦了。

 想早点结束,不然,你别想保住清白的身子。对了,还有一点,应当放弃的时候就要放弃,应当牺牲的时候,就要牺牲,不然,你是不可能报得了仇的。你可要记牢了。

 “孙太医说完,把头一低,又去看书了,边看边读,“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竟然是“九真经”里的内容。“世伯,你竟然是武林高手?”曹九仁大为吃惊。 T·8XIanXS。COM
上章 豹女虎男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