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与美少女偶像们的性活 下章
第20章 瞄了眼,啧了
 尽管上课前少女口上不在乎,但光看那已经被剃成白虎的漂亮又光滑的下体,就能意识到对方有为此好好地进行准备。

 “…我稍微掰开来一些,能看清楚吗,这就是女户。据主人的爱好,一般会自称小等,让主人在使用飞机杯的途中产生心理上的刺感。

 新手经常会遇到因为紧张而不起来,或者下意识夹紧导致无法入的情况,所以事先的准备必不可少。”

 第一次的讲课没有遇到什么困难,事务所的这些偶像在严苛的训练下自然不会因为被注视就产生怯场情绪,在催眠力量的控制下,没有人感到奇怪的、实质却荒谬靡到极点的课程就这样顺利地进行了下去。

 在男人兴致的注视下,円香认真地示范了如何正确使用润滑剂,以及如何在缺乏道具的情况下通过刺核等感部位快速进入润状态。

 没有他的触碰少女无法达到高水却如同决堤般打了她身下的垫子,留下了一滩明显的痕迹。周围的同学也渐渐开始起了气,不少男同学已经把裆里掏了出来,兴奋地动着。

 几个平时受的女生被隐隐围了起来,不断被迫挂上脏兮兮的白体,脸红晕。如果不是正在上课中并且有校长听课的话,恐怕现场此时已经变成派对了。

 如果这个时候解开施加在円香身上的催眠,这个如冬雪花般的冰美人会出什么样的表情呢?惊恐?

 愤怒?不过在那之前,因为催眠限制而积的快就会一下子涌上来,让她在众人面前难堪地吹吧?男人充恶意地想象着对方翻着白眼着泪高的模样,但最终还是没有付诸行动。

 “…接下来就是使用环节了。”结束了讲解的円香回过头,对他出了一个私下相处时绝对不会出现的完美笑容,“能拜托您过来躺下吗,亲爱的主人?”

 “乐意之至。”制作人回以一个礼貌的微笑,迈步走上前去。円香让开了位置,让他在那已经变得漉漉的垫子上躺了下来,随后跨步让双脚踩在了他部的两旁。换作平时她还会无表情地故意踩在他身上或脸上,不过这次少女格外的乖巧。

 “主人的已经完全立起来了,所以我们这节课先跳过‘如何让起困难的主人兴奋’的讲解。”円香轻拂了一下挡在眼前的发丝,用尽量保持平静的语气说道。

 在烈的运动过后少女早已汗浃背,不仅下体,就连上半身也能看出明显的水渍,给人一种出水芙蓉般的惊感,虽然她正在做的事完全和高雅端庄扯不上关系,“那么我要开始了。”

 她顿了顿,俏脸上的不情愿一闪而过。“…亲爱的主人,请使用我已经透了的,把您的全部进来吧。”

 那是称不上有什么感情在里面的读。没有等男人吐槽,円香已经将身体沉了下去,用自己的把那傲然立的男了进去,随后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呻声,在这一刻。

 之前累计的快全部爆发,转化成了一次烈的高,在周围学生们的低声惊呼中,少女透明的水就像是一样化作水柱浇在了男人肚子上,洁白美丽的肌肤染上了妩媚的红。哪怕円香尽力抑制自己的表现。

 那明显酥软下来的娇躯和随之而来的小便失,都赤地揭示了她只是入就吹了的事实。

 “…练后了的飞机杯,像这样做的话,会非常舒服…”趴在男人前歇息了一会,円香撇开了目光不去看他那充戏谑的眼神,用轻微颤抖着的声音继续说道,“但是飞机杯的职责是让主人舒服,所以到这一步的话还不能停下…”

 慢慢地、少女竭尽全力地活动起自己那瘫软的身体,让小上下吐起。温暖、粘稠,和小糸一样已经对他的爱好有所了解的円香时不时地夹紧小,左右摇动一下有着优美曲线的细

 然后微微站起,再猛地落下。清晰的水声在教室里回,所有学生都诡异地安静了下来,盯着两个人媾的荒场景。

 “嗯…快点出来…快点出来…”到底是妙绝伦的演技,还是终于无法掩盖的本呢?在整个班级的围观下,名为樋口円香的毒舌少女第一次在他面前显出了娇媚又的表情。

 事后询问的话想必会冷漠地表示是教学需要吧…尽管如此,此时此刻的樋口円香,无论从谁看来都是一个贪恋爱成瘾‮子婊‬。男人伸出手,动情地搂住了少女的脖颈。円香没有反抗,弯下身子主动吻住了他的嘴

 “啾…啾…主人…”舌头与舌头相互绵,混杂的口水在两张嘴里不断来回。不同于小糸那害羞又被动的吻,円香的亲吻极具侵略,就像是不肯认输的母狮子。一边享受着这炽热焦灼的吻,男人那不老实的手向下摸去,抚过少女那光滑的后背。

 然后用力地拍打了一下对方的两瓣股。“呜嗯…”媚摇晃,水光四溅。円香放开了他的舌头,息着,报复地咬在了他的脖子上。男人发出奇怪的大笑声,主动地活动起了部。

 “说,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来,谁是你的主人?”他低声嘶吼道,语气里带着无法掩饰的狂热与兴奋,就像是刚刚攻克了一座城堡的骑士。

 无论对方是否真心实意,无论对方是否在事后嘲讽他的过度占有,男人此时此刻就是想听到那句话而已。

 “…呜嗯…”用舌头舐着男人脖子上的咬痕,少女很明显地沉默了一会,在部再一次被赏了一记巴掌后,似乎略微恢复清醒的円香羞地撇开脸,小声地说道,“…是你。”

 “大声一点…”他猛地起身,把出惊慌表情的少女在了身下,就像是野兽一般再度开始了活运动,面狰狞,“让所有人都听见!这可是现场教学!”

 “…制作人先生,是我的主人…”円香咬着嘴,随后自暴自弃般地捂住脸颊,声音越来越大,“我是制作人先生的飞机杯…”

 “很好!那么我接下来要了,你应该说什么!?”“请、请主人把全部到飞机杯的里面…我、我会一滴不剩地全部用下的小下去的…”

 “咕噢噢…”“呜噫噫噫噫…”在男人的低沉吼叫声以及女人的妩媚哀鸣声中,浓厚的白浊如水般涌入了屈服的小

 短暂的寂静后,下课的铃声随之响起。***“…又是下雨天啊…”隔着在倾盆大雨中被雨水冲刷得模糊不清的玻璃橱窗,将头发染成粉的女店员叹息了一声,托着下巴喃喃自语着。

 店内最后一名客人刚刚打着伞离去,本就冷清的漫画店顿时空旷到令人感到寂寞的程度,她不讨厌这份打工,但空虚又重复的常总是会让人心身疲倦。这种时候。

 就连请假的那个平时惹人厌烦的前辈都变得让人怀念起来,桌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弹出了一条毫无营养的广告邮件提示,她瞄了眼,‘啧’了一声,转头烦躁地抄起遥控器打开了店内的电视机。 t·8xiANxs-com
上章 与美少女偶像们的性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