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与美少女偶像们的性活 下章
第29章 还是问出口了
 “喔…感谢,正好觉得有点饿了呢。”“嘿嘿,请尽情享用吧…”巡背着手往门口退去,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明媚笑容,“那我先去练习室上课咯,制作人拜拜…”

 “待会见。”关门的声音。我长长地出了口气,将歪掉的椅子摆正,重新打开了面前的记事本。上面写着的…是近些子开始的记。我在脑内梳理了一下逻辑,抱着复杂的心情,提起笔继续写了下去。

 ***9月14星期三距离那件事情发生已经过去一周了。一切都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回归了忙碌的常。花和雾子似乎都没有那段时间的记忆,对于“早上来事务所路上的经历”也只剩下极为模糊的印象。

 花对此不在乎,雾子倒是表出了一丝担忧…因为她不记得那天早上是否有给路边一直照顾的花浇水了。现在想起也会觉得那真是荒谬得不可思议的事情,从她们那奇怪的举止到我自身缺乏自制力的表现。

 要形容的话,就像是做梦一样,飘飘然的,难以控制住自己去做什么,甚至是想什么,但我很清楚那可怕的经历并非是一场难以启齿的梦,因为至今,那张我被迫在洗手台前和两人拍的秽合照还躺在我手机的加密文件夹里。

 这并不是出于什么一段胡涂抹的痕迹私心,只是单纯留下来警示自己,不要忘记那件事情。这是非常严重的事态!必须重视起来。

 那种红眼的症状到底是什么?一种具有传染神疾病?是的话,发病的因是什么?解决的方法?以及最关键的。

 我本人是否也出现了类似的症状?那种无法控制的求不绝对不是我平时的神状态。说老实话,哪怕现在我也在受着良心上的折磨,那天自己没有做任何的安全措施。

 然后在她们又是一段厚厚的、看不清下面的涂抹痕迹对她们做了跨越底线的事。万一怀孕了怎么办?那天不是妹妹的危险,但雾子呢?我没法开口询问她们,而且就算最不幸的情况出现了,要察觉到至少也得再过一两个星期…真该死。

 无论如何,我必须得冷静下来。这段时间尽量避开了让她们和其他组内偶像共同练习,也有特意在进行观察。还是没有任何情况发生的话,哪怕花再不高兴我也要拉着她去医院一趟。

 ***放下笔,将吃了一半的饼干袋捆好放到边上,我疲惫地眼睛。涂涂改改、七八糟的记,是自己从那天起才开始写的。

 自己之所以突然开始写记的原因,从客观角度来看,多少有点想要通过把事情写成文字进行忏悔、借此减轻自己负罪感的卑劣想法。

 “…这种自私的做法…”内心萌生了些许将记扯烂丢掉的心思,然后渐渐在犹豫与踌躇中消弭。叹了口气,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诶?身体就像是不听使唤似的软了下来,起身一半便重新跌坐了回去。

 我吃力地想要抬起手把桌上的记合上,却痛苦地发现手臂像是挂了千斤重担一般沉重。随之而来的,是延迟的晕眩感与难以抵抗的睡意,在倒下的前一刻,我隐约听到了身后传来的,门把手按下的声音。

 ***让我从昏昏沉沉中苏醒的,是脸上传来的润感。温暖,却又带着些许臭味的体浇在了自己的鼻尖,顺着自己仰躺着的面部钻入鼻孔与嘴巴。我打了一个灵,猛地睁开眼睛想要起身。

 可是之前那种虚弱感仍影响着我的身体,让我的这次尝试变成了一次徒劳无功的抬头动作…然后,我的脸撞到了什么东西,引来了一声轻叫。

 “真是的…制作人用不着那么心急喔?想要的话会让你尽情个够的…”模糊的视线逐渐恢复清晰,眼前的场景让我的心跳几乎在那一瞬间陷入了停滞。

 地点毫无疑问还是平常的事务所,但此时的自己正被下半身了干净的偶像少女倒在沙发上,用蹲姿撒般的姿势对准着面孔,那有着打理整齐的金部。

 此时正漉漉的往下滴着金黄的水珠,脸上残余的热感和被打了的衬衫都在无比清楚地告诉自己,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呜哇…我的心脏现在跳的好快…就像是第一次登上舞台时的感觉呢…”名叫八宫巡的混血金发少女用痴的语气感叹着,尽管视野完全被极近距离的少女私处遮盖,也能从声音感受到对方此时的雀跃与兴奋,“这就是在喜的人的脸上的感觉吗…好开心…”

 “…巡…”“呼呼呼,好啊制作人。下面能感受到制作人的呼喔。”少女咯咯地笑着,伸过来一只手撑开了小的花瓣,让我能更清楚地看到那粉红秘密花园内侧的每一处细节:已经完全起的肥大蒂。

 随着呼颤抖收缩的,仍然在往自己脸上滴撒着水的道口,还有…一层半月形状的薄膜。一时,我忘记了呼

 “嗯…?啊,难道说制作人看呆了吗?真是的,这样下去我说不定会吃自己小的醋哦。”巡改变了姿势,往后退了点距离坐到了我的肚子上…这时,我才得以见到金发少女的全身,转为赤的眼瞳,红的面孔,和往常截然不同、明媚中夹杂着的笑容。红眼病。

 怎么会…被花她们传染了吗?可是明明这些子完全没有接触…“…为什么…?”我艰难地开口了,声音嘶哑。脑子里一片麻。

 尽管知道自己这个问题愚蠢又毫无意义,我还是问出口了,希冀着能从对方的回答中找到哪怕一丝解决问题的线索,“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巡…?”

 “理由?很简单喔。因为我最喜制作人了,喜到无法忍受的程度了…”巡,解开了自己上衣的纽扣,出了下面没有罩遮掩的漂亮巨,然后炫耀似地用双手托起部给我看:在那右半边的深红小葡萄上,赫然用穿环的形式极为突兀地悬挂着一块易拉罐的拉环,在空中轻轻摇晃着。

 少女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出了一个近乎病态的笑容。“…这是上一次制作人给我买的饮料罐的拉环哟?实在是实在是舍不得,所以人家特意去打了穿孔挂起来了…很可爱对吧?”口干舌燥。

 我咽了一口唾沫,强迫自己从那雪白又秽的美上挪开了视线。“…不,你不是巡,那个孩子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制作人在某些时候会变得特别固执呢…但我不讨厌这样的制作人喔。”将柔软的巨贴在了我的脯,巡闭上眼睛在我的嘴角留下了一个浅浅的吻,“我是真真正正的八宫巡,就像现在的你是真真正正的制作人一样,制作人觉得这样的我是生病了。

 就像小花和小雾子那样,对吧?”“…”她看到了我的记。这并不奇怪,毕竟那个本子就那样摊在桌上。

 “‘疾病发作后会丢失那段时间记忆,本人并非自愿做出那样的事情’,制作人是这样认为的呢,但是,这是错误的推断哦。” t-8xIaNxs.coM
上章 与美少女偶像们的性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