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与美少女偶像们的性活 下章
第33章 透走到了裑边
 亚麻短发的少女眨了眨眼睛,故意地嘬了一下,发出了‘啵’的一声靡的声响。“朝、朝…你在做什么啊…”“诶…因为制作人先生老是不搭理我的说。”被我慌地推开的芹泽朝出了不高兴的表情。

 “啊…对不起…就、就算那样也不能做这种事吧!”虽然其他人也是差不多的感觉,但朝可以说是显得最饥渴与主动的那个了…最开始那段时间甚至天天晚上都会跑到我家里来索求疼爱,真不知道她是怎么瞒过家里人的。

 “唔…老是这样说,明明制作人先生也很想做。”“我才没有…”这话多少有点没底气。“但是制作人先生刚刚还和两个辣妹做了吧。”朝鼓起了腮帮,不地眯起了那双碧蓝的漂亮眼睛,“我走过来时看到了的说,两个没穿衣服躺在商店街门口的辣妹。”

 “不,那、那是…”我眼光闪烁地试图回避她的视线,“街头实验…之类的…”“诶。”朝歪了歪头,“那是什么,制作人先生催眠用的理由吗。”…诶?大脑那一刻出现了一瞬间空白。

 等我回过神的时候,自己已经牢牢地抓住了朝的肩膀。从少女眼瞳里看到的自己的倒影,神情可怖到令人感到陌生。“…朝你刚刚,说了什么?”“好痛的说。”

 “抱歉。”努力迫使自己冷静下来,我松开了抓住她的双手,感觉一阵口干舌燥,“我有点太动了。刚刚朝你是不是说了…催眠?”并没有因为我暴的举动而逃离,朝平常地握住我的手,笑嘻嘻地将其放在了她自己的前,然后整个人贴了上来,坐在了我的大腿上:“是的说。”

 “朝你…”我斟酌着措辞,“还是‘正常’的吗?”少女疑惑地歪了歪脑袋:“正常?唔…如果是在说有没有被催眠的话,我和制作人先生一样的说。”

 “也就是说,你现在能清晰地认识到周围的情况很诡异这件事吧?”我直视着怀里少女的眼睛。

 朝抿了抿嘴,用纯洁无瑕…尽管她刚刚的行为完全称不上这个词…的眼神回视着我,一时间没有说话,她到底在想什么呢?似乎我从来没能够准确地得知过,无论以前,还是现在。

 “是的说。”许久,她突然换上了一副百无聊赖的表情,如此回答。“那你知道发生这一切的原因吗?”我急切地抱住试图从我大腿上跳下去的少女,“拜托了,这真的很重要。必须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才行…”

 “唔…知道喔。”少女的第一句话让我欣喜若狂,下一句话却让我如坠地狱。“但我不会告诉制作人先生的说。”

 “…诶?”挣扎了一下,从我的怀里逃了开去。朝哼着歌跑到了一边的矮栅栏旁,灵活地跳了上去,说实话脑海里一片混,但我唯一能够清楚理解的。

 就是眼下朝比自己掌握了更多情报的事实。这是解决问题的突破口,决不能放过。“…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朝?”

 “因为这样才有趣啊。”少女骑在栅栏上,出了理所当然的表情,“可以去想去的任何地方,做想做的任何事情,很多之前特别想实验的东西也都明白了的说。制作人先生是想要把这一切都恢复原状吧?那样就不有趣了的说。”

 “但、但这样做是不对的…”“明明这些子制作人先生也在享受的说。”我哑口无言。“说到底,制作人先生也不是很明白现在到底应该做什么,对吧?”朝从栅栏上跳了下来,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主意,脸上又重新挂上了笑意。

 那是我再悉不过的表情…找到有趣的事物的表情。一个好奇心比谁都重,拥有天才的才能、却还没有形成成理智的三观的孩子。

 在突然间掌握了能够控制全世界的力量之后,会做出怎样的事情?看着朝那不夹带一丝恶意的清澈眼神,我没来由的内心一阵冰冷。

 “那来陪我做实验的说!”少女兴致地比了一个‘3’的手势,“三次实验后,我就把制作人先生想知道的全都说出来的说。”她转了个身,背对着我,如致人偶般完美的侧颜上浮现出了一个难以形容的、奇妙的笑容。

 “…如果那时候制作人先生还想让这一切结束的话。”***在答应了那件事之后的几天,我再也没遇见过朝。一开始有担心过偶像活动方面的问题,但那孩子的行动力比想象中还要强一点,所有相关的行程都在我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被取消了。

 或者说,相关者的记忆被抹消了。我几乎能够想象朝像个国王一样,微笑着对一个又一个大人丢下命令。

 维持着这种不安感的生活持续了一周,一周后,我的手机里收到了来自朝的短信,在一家指定的酒店呆上五天。这便是第一个实验的所有内容。于是…

 “…什么时候这里出现了这样一座建筑?”看着眼前在现代城市里显得格外突兀的小城堡,我开始怀疑起了自己的眼睛。如果自己的记忆没有出现差错,半个月前路过这里的时候还没有这座造型浮夸的城堡酒店才是。不,依靠那种控制人心的力量的话,让人一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赶工出来之类的,听上去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抱着复杂的心情,我拎着行李走进了酒店大门。

 “光临…”一个悉的慵懒声音从边上传了过来。我惊愕地抬起头,与微笑着挥手的那个人对上了视线。

 略显松软的褐短发,青的内层挑染,穿着男服务员服装却丝毫没有违和感的帅气美少女。耳边悬挂着的耳环并没有让她显得气,反倒是给人一种出尘的美感。

 “哟,制作人。啊…客人才对?”“…透…”名为浅仓透的少女眨眨眼,比了一个小小的剪刀手:“耶…”“透为什么会在这里…?”

 “诶?因为是服务员。Waiter…”带着一如既往的笑容,透走到了我的身边,从无措的我的手上拿过了行李。“和小朝商量好了,计划。”“等、等一下…”迈着轻盈的步伐,透向前走去。

 ***二十分钟后。“…所以说,我有拒绝服务的权利吗。”“诶…”透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出了被遗弃的小动物般可怜兮兮的表情。坐在大浴缸里的我叹了一口气,无言地把身体沉下去了一些。金碧辉煌的豪华大浴室里,此时此刻只有我和透两个人。

 从远处正在往外吐水的金石狮子头,到入口处摆了三个架子的、诸如沐浴洗发之类的各国洗浴用具,再到就在身边不远处的、能从高处俯瞰整个街景的大型落地窗。

 风格天马行空又别具一格的设计,多少能从中看出设计者最近感兴趣的东西。是朝一个人想的吗,亦或者也有眼前这位穿着学校泳装又兴致地往自己腿上套白丝袜的少女一份呢。也许清醒的人不止我和朝,还有更多人也说不定?在那天之后,类似的想法就经常在我脑海里徘徊。 T.8XiAnXS,COm
上章 与美少女偶像们的性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