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与美少女偶像们的性活 下章
第38章 对眨了眨眼睛
 大约是撑着最后一丝力气洗了一把澡,透在回到房间后的下一秒,就直直地倒在上睡着了。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毕竟这一天半下来,光是翻云覆雨的时间就超过了十个小时,而昨晚的睡眠时间也不过四五小时左右…对于一个未成年少女来说,这确实算得上过度劳动了,即便是对于体力相较同龄人更为出众的偶像少女也是如此。

 “…未成年,啊。”想到这点多少让人有些心情复杂。无论透还是雏菜,哪怕她们气质再出众、身材再成,说到底也还是就读高一高二的高中生,纯纯正正的JK。毫无廉地在高级爱情宾馆里和两个JK玩3P的自己,已经可以说是彻头彻尾的犯罪者了。

 看着透那恬静的睡颜,和那毫不设防的、散发着沐浴后好闻香味的雪白体,我无言地在边坐了下来,幽幽地叹了口气。事到如今再去想那些事情纯粹是矫情。

 自己已经成为道德沦丧的人渣了。承认并妥协了这点后,意外地心里轻松了许多。门那边突然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

 我抬头望去,从门里探出个头的雏菜正对我出那一如既往的可爱笑容…看到我望了过去,她又伸出一只手来,在空中招了招。

 最后回头望了一眼沉睡的透,我小心翼翼地替她盖上一张干净的毯,起身往外走去。“啊哈…透前辈睡得好香…”

 “让她就这样睡一会吧。饭也留了,饿了会自己醒来的。”轻轻关上门,我瞄了一眼身边笑眯眯的雏菜,有些不自然地干咳了两声。“话说…不穿上吗。”“诶…?在说什么…?”“…肯定在说衣服啊。”

 赤身体,从那傲人的雪白双峰到平坦光滑的小腹,再到下面那有着打理整齐的稀疏的小

 同样洗完澡的雏菜完全没有遮掩的意思,连穿上内衣或是用手遮挡的兴趣都欠奉,就这样大大方方地展示了出来,在我的提醒下,少女反而出了困惑的表情。“为什么…?这里只有雏菜和制作人在吧…?”“就、就算这样,多少也要矜持一点…”

 “啊哈…明明刚刚还对雏菜的身体又摸又亲的…制作人假正经…”“这是两码…喂!”趁我视线挪开的空档,雏菜突然靠近一把扯下了我系在间的浴巾。

 在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少女已经跑到了走廊的窗边,笑嘻嘻地把浴巾甩了出去。“呀哈…现在制作人和雏菜一样了…”

 我扑到窗边,哭无泪地看着浴巾在空中飘啊飘,最后挂在了一棵树的树枝上,惊起了一只歇息的飞鸟。没等我继续说什么,雏菜拉住了我的手,强拽着我往电梯的方向跑去。

 “等、等一下!这是要去…”“游乐园…”***即使对朝那孩子的行动力多少有个心理预期,我还是被眼前的场景镇住了。从酒店地下一层的通道走上五分钟,雏菜带着我抵达了一座空无一人的游乐园。

 崭新的游乐设备,规划整齐的行人道路,描述详细的地图介绍…看上去只是个小型游乐园的这里五脏俱全,从旋转木马到鬼屋,从云霄飞车到海盗船,从蹦极机器到摩天轮,这些说起游乐园第一时间会被想到的东西应有尽有。

 在新鲜感和震撼感消散后,浮上心头的…是因为没有穿衣服而产生的慌。万里无云的蓝天,温和舒适的微风。

 闯入这里的我们仿佛伊甸园里的亚当与夏娃,而我就是那个偷吃了果的夏娃…尽管这个比喻多少有点不太恰当…开始为自己赤身体而感到羞

 这种感觉在室内的时候尚且还能忍受,但真正光着脚踩在暖洋洋又坚硬的土地上,感受着一眼望不到边的辽阔感时,那忌之果带来的智慧。

 即是所谓的‘现代价值观’的东西,就会让每个现代人都开始感到难以适从的惶恐起来,“制作人…快来…”…当然,也会存在例外。

 看着不远处站在台阶上兴致地冲自己挥着手的雏菜,我默默地在心里补了一句。忍耐着内心的别扭感,我小步跟上了少女。不穿衣服在室外走路奔跑,这种事情对于某些有特殊癖好的人来说是奖励,但绝对不包括我在内。

 而世间大众…至少男人里…比起看一个扭扭捏捏的一米九体汉子,肯定更加希望看到一个因为出而害羞恐慌的巨美少女。遗憾的是,事实往往与期望相悖。

 当我与雏菜并行的时候,少女很自然地牵住了我的手。“…雏菜,不会觉得难受吗?”“嗯…?不会哦。”雏菜侧过头,对我眨了眨眼睛,“制作人讨厌这样…?”“与其说是讨厌,不如说是不适应吧。”

 “诶…?为什么…?”少女脸上的惊讶与困惑并非假装,“这里没有其他人哦…?”似曾相识的对话刚刚在酒店也发生过。

 在内心斟酌了一下措辞,我用不太确定的语气尝试着解释:“不,只是单纯因为普通情况下不会以这种状态进游乐园…之类的。身边有雏菜在,也会感到有些羞…什么的。”

 “嗯…雏菜的话…”雏菜点着下巴,似乎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感觉已经和制作人做了很多的事情了,也很习惯看到制作人的身体了,所以不会害羞哦?”直白到不像是在同一个频道的话语瞬间击沉了我,让我哑口无言。

 “而且…”放开我的手跑到了前面,雏菜面对着我一边后退一边用轻盈快的语气说道,“今天不用上学、早上起就能见到透前辈、中午吃了好吃的、下午还能来游乐园玩…啊哈…现在的雏菜很幸福哦…”

 “…”看着自顾自跑远了的少女背影,我出了一个苦笑。喜她的人会称赞其为自由漫,厌恶她的人会斥责她过度自我中心。

 而无论好或坏、怎么样的评价都不会影响到她本人…名为市川雏菜的少女就是这样的存在,即便是在如今这个像是梦一般的世界,现实的社会规矩也无时无刻不限制着我。

 害怕周围突然恢复正常、让自己堕入社会死亡的深渊。害怕小偶像从那未知的催眠中清醒过来、对自己失望透顶。

 害怕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一场疯了后的梦,现实中的自己正在所有人面前展丑态…随着人年龄的增加,需要顾虑的东西也越来越多,恐惧失去的东西也越来越多。

 即便是放弃底线、对小偶像们出手的现在,我也决不会说自己已经彻底丢开了道德束缚,丝毫不在乎他人感受,而雏菜不一样。

 在Noctchill这个偶像组合里,除了小糸之外的其他三人都属于不怎么在乎外人看法的类型,但相较于多少会在意身边亲近的人的看法的透和円香,雏菜则是完完全全的特立独行。

 她决定好的事情,无论是我还是她的三个青梅竹马都没法让她作出改变。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能做到这点的人万中无一。

 但这确实是雏菜一直贯彻下来的宗旨,从未妥协。对她来说重要的东西,大约只有她一直挂在嘴边的‘幸福’吧。只要自己足够幸福,就能将幸福感传递给大家。抱着这样的想法,雏菜一心一意地为自己的幸福而活着。 t,8xiANxs#com
上章 与美少女偶像们的性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