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与美少女偶像们的性活 下章
第48章 请不用担心
 因为部的疼痛,小糸或许只能维持着趴的姿势呆在上,默默地等待一切好转。第一次,我清晰地意识到了,自己伤害了小偶像的事实。痛苦和绝望只持续了一瞬间,便被体内的催眠力量当作应当抹去的负面感情而消除。剩下的,只有一片空白的大脑。

 自己在做什么?自己接下来又应当…“烟很有趣吗,制作人先生!”耳边传来了悉的、轻快的声音。趴在窗边的朝笑嘻嘻地从我的嘴边抢走了那烟,放在了自己嘴里。一秒后,女孩猛烈地咳嗽了起来。

 ***伴随着令人烦躁的汽笛声,被几辆警车簇拥着的救护车远去了。没有逮捕,甚至没有询问,就像是完全忘了我是抢劫了一辆车逃到荒山野岭来的一般,那些警察在最后面无表情地对我和一旁的朝鞠了躬。

 就此离开了。远处的太缓缓升起,照亮了大地。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我瘫坐在了隧道门口的石头上,抱住了自己的头。

 朝似乎失去了对香烟本身的兴趣,开始颇有兴致地尝试用那快烧完了的烟点燃地上的草丛。几个背靠着消防车的消防员远远地站在那里,脸麻木。

 “…准备还真是充足呢,朝。”我轻声开口了,语气复杂。事到如今,我发觉自己很难决定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眼前的这孩子。

 “诶?啊…是在说那些车队吗?”朝转过头,眨了眨眼睛,“因为制作人先生坏心眼地不让我看直播的说,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保险起见就全拉上了的说。”“保险起见…?”

 “制作人先生没有意识到吗?”丢开了那烟,朝蹦蹦跳跳地跑到了我的身边,笑嘻嘻地蹭了上来,“大概超过十六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不和大家做的事情的话,下一次的发作就会严重很多倍的说。”我沉默了下去。

 老实说这段子过得浑浑噩噩的,完全没有特意去计算过间隔时间。“明明按照我的实验计划走就好了呐…”朝叹了口气,蹲坐在石头上摇摆起了身子,“今天本打算让制作人先生和透酱她们四个人一起做的说。那样的话…”

 “朝!”我用力抓住了少女的肩膀,低声吼道。很难分辨朝有没有被我吓到…她只是停下了言语,用无辜的目光看向了我。

 “你也清楚我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吧?有些事情我必须和你谈一谈。”我尽可能地放平语气,让自己冷静下来,“拜托了,朝。”朝歪了歪头,出了一个笑容:“可以喔。”

 “那么…首先。”我抿了抿干燥的嘴,“朝你…是这一切的元凶吗。”“不是的说。”最糟糕的答案没有从少女口中说出。朝淡然地摇了摇头,“我上一次有说过吧?在有没有被催眠这点上,我是和制作人先生一样的。”不久前的对话浮现在了脑海中。确实…当时的自己下意识地以为这是对方和自己一样没有被催眠的意思。

 但实际上,朝想表达的事情完全相反。“在现在这个世界上,完全没有被催眠的人是不存在的说。”轻轻推开我按住她肩膀的手,朝亲昵地搂了上来。

 那双极近距离的暗蓝眼瞳,有着光是与其对视便难以挪开目光的惊异魅力,让人忍不住去聆听拥有这双眼睛的少女的话语,“最大的区别就是是否还拥有最低限度的自由意志。制作人先生已经知道有谁了吧?”

 “283事务所的大家?”“正解的说!剩下的这不到三十个人,就是这个世界上少数不能被他人的言语催眠随意支配,同时在了解方法后能够随意支配他人的存在了。嘛,现在知道方法的也只有我和制作人先生了的说。”

 “…那么,幕后黑手到底是谁?”朝眨了眨眼睛。“嗯…制作人先生很着急想知道答案吗?”“是的…如果朝你知道真相的话,拜托你马上告诉我。”我再一次试着按住怀里的少女,被她轻盈地跳开了。

 看着笑眯眯的朝,我努力抑着内心的急躁与怒火,试着让自己的话语听上去严肃真诚一些,“我不知道朝你有没有注意到,即使没有成为他人随意控的人偶,那种催眠的力量也在慢慢地修改扭曲人的意志。再这样下去…”

 “不对哦。”“…诶?”朝用突然变得冷淡的口气打断了我的发言,她依然在笑着,我却无法从那笑容里找到一丝笑意,那是我从未在这孩子脸上看到过的表情。

 我认识的那个芹泽朝会不高兴,会不耐烦,有时候也会表现出来源于才能的傲慢,但绝对不会出眼下这种,冰冷又虚假的笑容,她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朝

 内心的一个声音如此告诉着自己。大脑传来一阵难以忍受的疼痛。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或者说,没有注意到什么关键的问题…

 “唔…应该怎么表达才好呢。制作人先生的情报量严重不足。”用手指点了点下巴,朝微笑着继续说道,“片面的情报导致了片面的分析,最后带来了充谬误的结论。如果制作人先生单纯需要一个令人安心的答案才愿意继续实验的话…”

 “事情已经不会继续变糟了。我向制作人先生保证。”“才不是那样的吧!”我猛地站起了身,捂着剧痛的脑袋用暴的声音吼道,“我也好円香也好,都在做原来的自己不想去做也绝对不会做的事情!那个声音一直在脑子里七八糟地说些什么!明明…”声音戛然而止。

 膨的负面情绪再一次被抹消,一片空白的脑内让我忘记了接下来应该说的话语。我徒劳地张开嘴‘啊’了几声,最后化作了一声无意义的呻

 “我能够理解制作人先生不愿意信任我的理由。”朝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不知不觉中,少女那个句尾的口癖消失了。还是说。

 她终于懒得继续装下去了呢。“如果是樋口小姐的事情的话,请不用担心,她的情况和制作人先生是不同的。催眠没有让她‘爱上你’,或者‘自愿听从你的指令’什么的,因为实际情况恰恰相反。”

 “…恰恰,相反…?”“恰恰相反。”朝又重复了一次,“催眠让‘樋口円香’变成了一个挣扎在情愿与不情愿之间的存在。实际上的樋口小姐早就是沉爱无法自拔的便器了。

 但是有着毒舌冰美人人设的‘樋口円香’,远远比一个只会对着男人下跪口水的‘樋口円香’更具女魅力。

 所以无论过去多久,樋口小姐的那个状态都会持续下去,”什么…意思…?难以理解。并不是听不懂她所说的话语,只是单纯的无法将其整理为一个包含逻辑的结论。为什么?发生了什么?

 昨天的自己认定了已经清楚的那些事实,事到如今似乎又再一次被雾所笼盖。朝叹了口气。

 “换句话说。事情已经不会继续变糟了,因为已经糟的不能再糟了。已经在谷底的现在,再怎么走也是往上。不用那么焦急着想要改变什么也可以,放任一切几周的时间、甚至几个月的时间,都不会让现状产生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 t·8xiANxs-com
上章 与美少女偶像们的性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