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与美少女偶像们的性活 下章
第51章 双手轻抚着脸
 有些事情只有在和冬优子这样的存在接触过之后才能明白,那些会被冠以‘绿茶’、‘心机’之类名号的女人,其本理由只是不够可爱动人、倾国倾城罢了。

 真正绝对的甜美,足以让甜到发腻的夹子音变成让人心动的天籁之音,让普通的曲意逢变成毫无做作的天然发言,让任何雄生物发自内心愿意去相信幻想中的完美软妹,是真正存在、而且就在眼前的。

 那是真正将可爱型偶像释义到淋漓尽致的少女…不知不觉中,隔壁浴室的淋浴声已经停止了。

 联想到冬优子即使在我扯了她那心爱的头发后也维持着冬优模式的态度,我多少能够猜想到如今背后玄关那边的情况。

 那个名叫樱花的孩子,多半正慌无措地躲在角落里,悄悄地注视着眼前这对于没有爱经验的‮女处‬过于烈的一幕吧。

 “做得很好哦…小冬优。”我也刻意改变了称呼,低了嗓音,笑眯眯地摸着跪在‮腿双‬间的少女的脑袋,“今天小冬优打扮得真可爱呢…在头发上也没有问题吧?”

 “诶…爸爸坏心眼…冬优的长头发被得黏黏稠稠的会很难清理的哦…?”用半埋怨半撒娇的声音回复道,冬优子不动声地加重了一些手上的力度,看向我的那双金眼瞳里带着不怀好意。

 在我脸僵硬地收回笑容之后,少女才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似的埋下了头,一边发出‘啾啾’的声,一边舐含器下方的丸。

 与此同时,冬优子的双手环到了背后,毫无阻滞地解开了身后的裙子拉链…伴随着黑缎带的飘落,那被同样是黑的‮丝蕾‬‮趣情‬罩包裹着的雪白部,在了空气之中。

 “嗯…姆…爸爸的这里,膨的好厉害…”用脸颊蹭了蹭,冬优子用赞叹痴的语气说着,两朵恰到好处的可爱红晕浮现在了她的脸上。

 即使心里清楚眼前的一切是对方在朋友面前的演技…私下里的话,这个时候的冬优子多半开始坏笑着要我求她继续帮自己口出来…但心跳还是不争气地加快了起来。

 “小冬优…继续吧?”“诶…?爸爸希望继续做什么呢…?”冬优子站起身,温柔地把我的头拉进了那对雪白玉兔之中。让人血脉张的少女幽香钻入鼻中,我贪婪地了一口气,用力将女孩抱在了怀里,在她的娇嗔声中捏起那翘的股。

 “那么,爸爸是希望在冬优的嘴里…?”下巴轻轻靠在我的头发上,冬优子用轻盈又惑的语气呢喃着。

 “还是说冬优的上?亦或者说…”她停顿了一下。尽管埋进冬优子里的我看不到,我也能猜到她大约是笑眯眯地看向了玄关那边的位置…清晰可闻的东西落地声传了过来,随后是樱花那抑不住的悲鸣声。冬优子用柔和的力道推开了我,让我转头看向门口。

 在那里,浴袍散落脸通红的樱花瘫坐在地上,了之后才惊觉大到下作程度的巨在外,眼可见地处于起的兴奋状态。

 “亦或者说…”凑到我的耳边,双手轻抚着我的脸,冬优子又重复了一遍,面带笑意。“进某个偷窥的坏孩子的身体里面…?”***樱花,她的容貌只能算是中上,格气质因为家境的缘故而变得暗内向,学习上的能力也普通到不起眼的程度:如果说冬优子是披撒着皎洁月光的明月,樱花大约只能算是闪烁着黯淡亮光的路灯,平凡又不引人注目。

 这两个人按常理来说是两条永远无法相的平行线,而某种奇妙的缘分…对魔法少女动画的喜爱…让她们之间产生了联系,错地成为了称得上亲密的网友。樱花的生活在今天之前并没有因为这种奇妙的缘分而产生太大的改变。

 来自酗酒父亲的打骂让她对疼痛变得麻木,糟糕的居住环境让她的嗅觉变得迟钝,看不到希望的生活让她产生了自我毁灭的倾向。也许就连冬优子本人都没有意识到,她这个‘网友’的存在对樱花来说已经算是人生支柱的存在,对于樱花来说。

 那是唯一对自己好的人,唯一有共同兴趣的人,也是一个漂亮可爱的让自己即憧憬又无地自容的人,这样一个存在在她走投无路的时候告诉她‘用身体去换钱并不可’。

 然后用实际行动发出了邀请…在那一瞬间,樱花那本就摇摇坠的三观被彻底击碎重塑了。无论是对于用来养活自己的、对金钱的渴望,还是那份一直被她藏在心里的、对成为像唯一友人那般耀眼完美存在的希冀,都在鼓舞着、惑着她踏出那一步。

 ‘上帝在关上了你的门的同时,会为你开启一扇窗’。诸如此类的励志话语放在现实中往往显得空乏味。讽刺的是。

 之前经历带给她的对疼痛的麻木、对臭味的迟钝、以及对自我毁灭的毫无畏惧,某种意义上成为了上帝为她敞开的那扇窗,变成了…名为爱才能的东西。

 ***“啊…慢一点…不、不要那么…”“啾噜啾噜啾噜…噗嘿…嘶噜嘶噜…”回在宾馆房间里的,是两个少女情的息,以及有节奏的体相撞声。

 在我的身下大开着‮腿双‬,冬优子一边娇接着我的打桩运动,一边用双手捂着面孔抑着声音。每次带来的撞击都能让那肥美的翘微微漾,清晰的水声带来的是单上一片显眼的水渍。

 属于这个完美偶像少女的‮腿双‬并不像普通女孩那样纤细,也不能用壮这样鲁的词语来形容:一定要找一个词的话。

 那就是‘’,由于锻炼和先天资质而形成的美妙大腿。配上此时冬优子身上仅剩的网袜,这双感的美腿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无法移开视线。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冬优子原先那副游刃有余的模样渐渐消失,说的话也越来越少。

 这是她有些坚持不住‘冬优模式’的迹象…放在平时的话,冬优子会毫不犹豫地针锋相对试图反攻,但在有第三者存在的现在,必须维持甜美软萌少女人设的她能做的也只有脸通红地承受着一切。

 同时尽可能不说话防止真面目暴的可能。这是相当难得的一幅场景,正当我想要开口捉冬优子的时候,从后庭传来的快让我刚出口的单词变成了一声冷

 我停下了活运动,以缓解那突然涌上来的感。“唔…啾…喜…嗯…”不同于变得有些放不开的冬优子。

 那个名叫樱花的孩子从开始到现在的变化大的吓人,在好友的辅助下被陌生男人夺走‮女处‬这件事似乎打开了她的某种开关。

 就像是之前抑着的所有感情都被从那有着巨情身体里释放出来了一样,在我用掉第一个避孕套时樱花仍是初见时那幅畏手畏脚的胆怯模样。

 而当进行到一个小时后的如今,她已然变成了愿意主动用舌头清理陌生男人门的痴女。长长的刘海挡住了樱花的双眼,但从那充喜悦的红的脸颊上,确实找不到一丝厌恶与恐惧。

 又一次将部下沉,伴随着整没入冬优子泛红的小,汹涌的感在器前端撞击子口的那一刹那达到了顶峰。似乎感觉到了我身上肌紧绷的瞬间,身后的樱花也极为配合地又一次把舌头钻进了后庭。 t$8xIaNXS^COM
上章 与美少女偶像们的性活 下章